下载APP
扫码下载品观APP,
与化妆品产业一同进化!
搜索

它是资生堂老对手/业绩将创新高 如今却内部起火!

品牌 吴思 资深记者 ·  2018-08-10
不怕神一般的对手,就怕内部起火。

POLA

2018年已过半,又到了全球各大化妆品集团晒半年辛勤劳作成果的时节。

日前,贵妇品牌POLA(宝丽)所属的日本化妆品集团宝丽奥蜜思控股发布了中期财报,上半年集团实现了1252.6亿日元(约合人民币73.3亿元,以财报汇率1元=17.09日元为准,下同),净利润为153.2亿日元(约合人民币8.96亿元),同比各自增长6.7%和9.8%。

基于上半年的业绩增长态势,宝丽奥蜜思控股预估2018年全年业绩可达2530亿日元(约合人民币148.8亿元)、营业利润415亿日元(约合人民币24.41亿元)。

也就是说,如果按照预期的发展,宝丽奥蜜思控股将创下该集团上市以来业绩的历史新高。

POLA

POLA

不过,一个爆炸性消息的传出打破了“表面的和平”,让集团上下陷入惶惶不安之中——这是一场跨越18年,堪称“日本二战后最大规模”的遗产争夺战;据外界评论,该案让宝丽奥蜜思控股现行管理体系面临着“崩溃危机”。

危机是如何爆发出来的?故事要从POLA创始人铃木忍的家族故事说起。

由创始人家族控制的贵妇化妆品集团

宝丽奥蜜思控股旗下最为中国消费者熟悉的品牌是POLA(宝丽),因其产品价格高昂,比如明星产品BA精华售价高达9800元/瓶,所以这个牌子也被消费者趣称为“贵妇品牌”。

资料显示,POLA创始人铃木忍看到自己的妻子因操持家务,双手日渐粗糙干裂,便悄悄自学了化妆品制作知识,日夜钻研最终制作出一款护手霜。

1929年,他以这款护手霜为起点开始了化妆品生意,并最终发展成宝丽奥蜜思控股,该集团现已与SHISEIDO(资生堂)、KAO(花王),KOSE(高丝)并称日本化妆品界“四大集团”。

POLA

不同于资生堂由职业经理人全权管理和由董事会监督,宝丽奥蜜思控股依然由创始人家族管理。截至目前,已有3代家族成员先后担任过领导者。

从集团披露的2017年股东详情可以看到,这一家族通过不同的信托基金和个人持股牢牢把控着决策权。

宝丽奥蜜思控股前十大股东

宝丽奥蜜思控股前十大股东

在企业前十大股东中,持股比例最高的是POLA Art Promotion Foundation宝丽艺术振兴公益基金,持有35.5%。这一基金会由家族第二代领导人铃木常司通过贡献个人收藏品创立,共收藏了9500件艺术品,其中包括耗时40多年才搜集到的400多件法国印象派珍品。

集团内的第二大股东是铃木乡史,他也是现任宝丽奥蜜思控股董事会主席。任职期间内,他除了推动公司上市,同时积极开展海外并购,以及完善品牌结构。

除此以外,他还有一个值得注意的身份,就是第二代领导人铃木常司的侄子。至于为什么会由侄子来做现任宝丽奥蜜思控股的董事会主席,我们下面再说。

第三位是日本信托服务银行,持股占比3.6%;而第4至第10顺位的股东中,排名靠前的两位个人股东均是家族及相关成员,其余则是信托机构。

至于大家常听到的摩根银行、北方信托、道富基金公司等投资机构,持股比例都排在10位之外,持股比例相对较少,部分机构甚至早已退出股东行列。

其实,纵观整个美妆行业,这种家族控股管理的公司并不少见,也有不少企业和家族因此获得长青基业。但为什么铃木家族会出现骨肉相争的惨剧,甚至危及企业发展?

日本二战后最大规模的遗产争夺战开打

为了讲清楚这个“惨剧”,我们从18年前的一桩事故说起。

2000年时,一场意外的火灾夺走了宝丽奥蜜思控股第二代领导人铃木常司的生命,同时让整个集团突然失去了主心骨。由于铃木常司没有子女,也没有遗嘱,他留下的价值486亿日元的遗产和整个公司无人继承。

就像所有狗血的家庭剧一般,面对巨额遗产,铃木常司的老婆千寿和侄子铃木乡史展开了争夺。更重要的是,领导人位置空出,接下来谁说了算?

于是乎,一场外戚(千寿)与本族(铃木乡史)之间的大战由此拉开。

左为铃木常司,右为铃木乡史

左为铃木常司,右为铃木乡史

这里需要补充的一个细节是,之所以由侄子铃木乡史出面代表铃木家族,是因为他是铃木本家第三代子孙中唯一的男丁。彼时,他已入职企业14年,升至宝丽化妆品本铺代表及董事长,属于宝丽总公司旗下的子公司。

实际上,那时的宝丽已经从一家化妆品企业成长为横跨房地产、化妆品等多行业的大型企业,旗下拥有众多子公司,铃木乡史的父母、小姨也分别在这些子公司内任职。

而在大战开始之前,铃木常司的老婆千寿持有宝丽总公司28.82%的股份;相反,根据规定,铃木乡史能继承的最高份额也只有15%左右,使得铃木家族持股不如千寿多,处于相对劣势。

为防止婶婶将股份转卖,导致公司控制权落于旁人,铃木乡史想出一招——既然我持有的股份不如你多,那我就想办法再“买”一点不就行了!

于是他在常司去世的一个月内与总公司完成了一项股票交易——总公司以1日元1股的价格将子公司宝丽地产的73.5万股出售给铃木乡史。

交易完成后,铃木乡史便完成了对子公司的100%控股,由于子公司与总公司是交叉持股,他也由此获得子公司所持有的总公司15.9%的股份。

15.9%再加上铃木常司生前赠送给乡史的4.99%的股份,乡史便拥有了20.89%的股份。与此同时,这一项关键的交易还让铃木乡史子公司获得了总公司20.2%的资产额。

一方面拥有了20.89%并把握了公司资产重心,另一方面还有着铃木乡史父母、小姨的股份支持,由此,铃木家族便保住了公司控制权。2001年,由铃木乡史接任公司领导人。

不过,千寿对这一结果并不服气,她随后向总公司提出了诉讼请求,要求调查铃木乡史极其所在的子公司股票交易情况。

在双方对峙的法庭上,铃木乡史申明,“股票交易是为了保持宝丽集团公司的良性发展而进行的”,并强调“我不想让千寿所拥有的宝拉集团的股票被转移。”

这官司一打就是4年,双方直到2005年才终于达成和解。但铃木乡史所持有股份合法性依然存疑。

当然,每个人都多少有点“黑历史”。黑历史本身不可怕,最怕有后人来“挖坟”。18年后的2018年3月,一个“知情人爆料”将这颗“旧雷”挖了出来,这一挖,让整个宝丽奥蜜思控股炸开了锅。

18年后,内部举报信再次引出诉讼

POLA

今年3月,曾长期担任铃木乡史秘书一职的高管在公司内部发送举报信,称当年的股票交易合同系铃木乡史伪造。他还爆料,当年常司捐赠个人藏品给宝丽艺术振兴财团的合同也是伪造,因为原件中铃木常司的亲笔签名上并没有按下印章,但复印文件上有印章印记。

捐赠造假图

捐赠造假图

看到这个消息,千寿再次向宝丽奥蜜思控股提出诉讼。双方争议焦点在于:第一,当时1日元1股的股票交易是否存在合法性;第二,宝丽艺术公益基金会创建时,收到的铃木常司的个人藏品捐赠是否也存在造假。

此外,宝丽奥蜜思控股已在2010年12月上市,当时的持股股票价值在不到8年的资本市场中已增长数倍。如今,铃木乡史所持有的股份已高达4191万股,市值高达2200亿日元(约合人民币128.7亿人民币),涉案金额巨大。

因此,该事件也被日媒称作“日本二战后最大规模”的遗产争夺案。

据分析,如果造假被证实,影响的不只是铃木家族,还有可能让企业基础管理体系崩溃。

这是应了富不过三代的魔咒吗?

看到铃木家族的纷争,很容易让人想起中国那句老话,“富不过三代”。事实证明,这一理论放之四海皆准。

据统计,2013全球富豪榜上有四分之一的富豪财富来源为继承,但财富普遍继承到第二代为止,继承超过三代的仅有22位。

图7.jpg

究其根本,关键在于家族企业的治理模式没有随企业发展主题的变迁而适时做出调整,而明确现代化公司的治理体制,是家族企业经营的关键。

比如在雅诗兰黛集团中,创始人家族一直掌握企业经营的控制权。在发展过程中,企业为了上市和更好地发展,由第二代领导人莱纳德推动了由“家长制企业”向现代化公司体制的改革。而这一方式在利益交错复杂的家族企业中,被许多领导者采用。

其次,还需要建立一套接班人的选拔和培养机制。在宝丽初期发展中,接班人默认为子承父业;但由于第三代社长没有子女,理应尽早地培养和明确接班人人选,才能避免如今的混乱局面。

事实上,出现类似问题的家族企业还不少,比如法国化妆品巨头科蒂集团。由于创始人科蒂没有子女也没有接班人,他去世后,其妻便将集团打包出售,导致企业颠沛流离多年,资产和品牌价值缩水大半。

目前,宝丽的诉讼正在进行中。考虑到上一次诉讼持续了5年才达成和解,相信这一次也会成为旷日持久的战争。

王贞王天一霍非叶光...   等483人看过此文章

参与评论(0)

登录后参加评论
参与讨论前请先登录
发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相关阅读

Copyright © 2017 品观科技版权所有 / 鄂ICP备1702680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