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扫码下载品观APP,
与化妆品产业一同进化!
搜索

中国竟有一家年产值22亿的化妆品代工厂!是谁?

供应链 石钰 资深记者 ·  2018-08-09
欧莱雅、妮维雅、玫琳凯、露华浓、汉高等国际一线公司都是它的忠实粉丝。

博克集团_副本.jpg

博克集团已入驻品观找工厂点击进入

在中国化妆品代工厂领域,一家年产值22亿的代工厂是什么概念?

全球最大化妆品代工企业科丝美诗2016年在中国市场的销售额16.33亿元;与科丝美诗一争高下的韩国科玛,2016年中国市场的销售额是3亿元;而一直号称“中国本土化妆品代工企业No.1”的诺斯贝尔,2016年销售额达12.13亿。

这也意味着,一家年产值22亿的代工厂可能就是中国化妆品代工厂“最大的巨头”。

它的名字叫做博克集团。从1996年和联合利华合作开始,博克已相继吸引了欧莱雅、妮维雅、玫琳凯、露华浓、汉高等国际一线公司成为自己的忠实粉丝。

在20多年的发展历程中,博克定下“只接国际优质品牌订单”的规矩,而这或许是博克集团董事长李君图打造出一家化妆品代工巨头的“秘密”。

从联合利华身上赚到第一桶金

时至今日,博克不仅年产值达到22亿,同时还是中国洗化No.1代工厂,而这些成绩都要基于和联合利华的合作。

1992年,在距上海虹桥60公里左右的苏州的一片荒凉土地上,一位台湾的美籍华人在此建起一家工厂,这家工厂便是博克的前身“苏州博克精细化学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苏州博克”),而因为投资人的 “美籍华人身份”,苏州博克拥有了“中美合资”的公司属性,这在后来和联合利华合作中起到了“关键作用”。

在苏州博克初建厂时,博克如今的董事长李君图,彼时在经历乡镇药厂厂长、政府公职人员后,正计划随大流“下海经商”;不过,他最后还是被投资人返聘到苏州博克担任厂长,负责生产事务。

1994年,苏州博克建厂两年,在研发生产方面总计投入了20万美元,但收效甚微;与此同时,原投资人由于身体原因萌生退意,李君图便在政府和投资人的鼓励下收购了工厂,正式接手苏州博克。

“我也给了自己两年时间,看两年之后结果如何。”李君图接手后,苏州博克与上海几家国营企业达成化妆品代工合作,但由于遭遇合作企业拖欠账期,李君图感到“心灰意冷”。

机缘巧合下,苏州博克进入了正在寻找新供应商的联合利华的视线。“1986年联合利华在上海成立第一家合资公司,但那时候是中方掌控,供应商也是中方找的;1996年上海公司股权调整为由外资掌控,他们希望更换供应商,寻找有外资属性的代工厂。”

事实上,联合利华考察苏州博克时,后者在生产管理、技术团队建设方面也是刚刚起步,生产产能更只有联合利华原来代工厂的一半。“但是联合利华当时并不在乎,觉得我这个人可靠就愿意合作,联合利华代表指定三个中国业务员,说‘你们要帮他把这个工厂做起来’,甚至还帮我借了100万购买生产设备。”李君图回忆道。

1996年,苏州博克正式和联合利华合作,联合利华帮助其打造工厂、培训人员、建立生产体系……苏州博克不仅赚到了“第一桶金”,还插上了“腾飞的翅膀”逐步发展壮大。

博克李君图_副本.jpg

李君图

靠露华浓/汉高炼成国际化制造平台

或许是在联合利华的帮助下打造了高起点,抑或是尝到了和国际大品牌合作的“甜头”,此后苏州博克相继与欧莱雅、妮维雅、玫琳凯、露华浓、汉高等跨国企业和品牌合作,其中无一家是本土品牌,这些合作也助推博克进入第二、三发展阶段。

“做好一个产品是需要成本的。国内化妆品牌过分重视品牌营销,对生产、研发却不够重视,对代工厂更是想方设法压低价格;而国际品牌更在乎产品的‘安全’以及企业的信誉和服务。”李君图表示,“虽然跟外资企业合作门槛很高,但是一旦合作达成,他们都会按照规章做事,不会轻易拖欠账期。”

“而如果认为成本太高,也可以和品牌进行谈判的。”李君图提到,“近几年中国人力成本、原料成本都在上涨,利润空间支撑不了企业的需求,我们提出调整价格,外资品牌也都同意,因为他们的理念是‘你赚到钱了才会帮他们用心做产品,他的产品才安全’。”

和联合利华合作了6年后,由于联合利华将生产迁移至合肥,苏州博克与联合利华的合作无奈中止,开始了其第二阶段的发展历程——“露华浓时期”。

“我们和露华浓的合作从彩妆品牌开始,2000年露华浓开始做护肤产品,我们也生产护肤, 2012年露华浓退出中国市场,但我们仍然负责其中国以外的亚太市场的产品生产。”李君图告诉品观APP。

在和露华浓合作期间,李君图更加感受到和外资品牌合作的“好处”,“露华浓每年在中国市场亏损500万—600万美元,但是它对供应商永远是三四天的账期,不会拖欠。”

幸运的是,在露华浓退出中国市场前,苏州博克于2006年和汉高达成了合作。也是在这一年,李君图成立博克集团,并将全部业务注入新公司。和汉高的合作被李君图视为博克的第三发展阶段,2010年博克成为汉高全球唯一战略合作伙伴,并持续至今。

在和汉高的合作中,博克主要负责施华蔻、丝蕴等洗护产品,以及孩儿面等护肤产品的生产,这也成就了博克“中国洗护No.1代工厂”的地位。据了解,目前洗发产品占博克80%的业务份额,每天可以生产300吨,在国内无人能出其右。

“博克的发展主要是得益于联合利华、露华浓、汉高三个企业,这三个企业既是第一大客户,也是博克的三个发展阶段。”李君图感叹说。

彩妆是第四阶段发展方向

能成为一家年产值22亿的化妆品代工巨头,固然有联合利华等国际知名企业 “背书”的作用,但不可否认,博克自己对未来趋势的把握决定了它到底能走多远。

在和大品牌合作时,博克不仅仅局限在OEM业务上,“博克针对国际产品的‘配方改造’和‘工艺转换’进行了本土化研发,一是要将欧洲的产品配方转换成适合亚洲消费者,二是不同的产品有配套的工艺设备、工艺流程,过去我们一直在做这方面的研究,今天这些国际品牌离开我们的配方和工艺,在中国市场就玩不转。”李君图自信地说。

生产产品_副本.jpg

发展至今,李君图认为“彩妆是博克的第四阶段”。此前,博克早在与露华浓合作时就启动了彩妆生产,但后来也因露华浓退出中国而中断;而今重启彩妆研发源于李君图对趋势的研究判断。

“这两年中国化妆品市场群雄争霸,外退民起,联合利华、宝洁的大日化业务明显衰退,立白、纳爱斯在洗衣粉市场独占鳌头就是佐证,而洗发水市场中虽然外资企业目前仍然占大部分市场份额,但是未来其市场份额势必会逐步下降。”李君图认为。

而通过与凯度咨询公司的合作,李君图发现,年轻人对化妆品第一注重包装,第二注重颜色,随着90后的化妆需求越来越多,消费需求正变得更细分化、更个性化。“彩妆比洗护的技术壁垒高,还有10—20年的发展空间。”因此,李君图决定要加大彩妆的研发投入。

事实上,李君图对彩妆的布局早已开始。2012年博克在太仓买下一块地皮,并规划建立50000平米的新厂房,其中25000平米用于汉高产品生产,另外25000平米将引进另外一家外资公司合作。

而博克位于苏州的35000平米的旧厂房将被打造成以研发为中心的彩妆基地。“2017年9月太仓工厂投产后,在苏州工厂16条生产线基础上新增了太仓6条生产线,我们将苏州工厂原来30%的产能转移到太仓,腾出来的30%的产能用于彩妆生产,未来苏州工厂生产的70%为彩妆,20%为护肤,10%为洗化;太仓工厂则主要生产洗护、护肤。”李君图告诉品观APP。

不仅如此,博克还投资2000万更新彩妆生产设备、改造车间;并于今年重组了彩妆研发团队,从知名代工企业意大利莹特丽挖来了销售、市场、研发人员,组建彩妆团队。在今年5月的上海美博会上,博克的彩妆业务正式发布。

在彩妆品牌合作上,博克也表示倾向于选择大公司、国际品牌,“越是高端的越是竞争少,先建立平台再谈赚钱,你是什么样的平台你就可以找到什么样的客户,所以要养好的团队做好的产品。”

温馨提示:

博克集团已入驻品观找工厂点击进入,感兴趣的品牌商、渠道商等行业朋友,可以进入找工厂主页了解,如有合作意向,可召唤小参谋,我们将帮助您进行对接。

陈龙刘山抱爷冯洁王健魏浩杜亚辉茹建国石钰向阳...   等1663人看过此文章

参与评论(4)

登录后参加评论
参与讨论前请先登录
发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相关阅读

Copyright © 2017 品观科技版权所有 / 鄂ICP备1702680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