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扫码下载品观APP,
与化妆品产业一同进化!
搜索

自在丨邓敏:要有远见超越未见

趋势 邓敏 品观APP创始人 ·  2020-04-05
少有人思考生活之外的问题,这种精神危机正如看不见的病毒,不知道哪天会爆发。

1546663128661260.jpg

*这是品观APP《自在》栏目2020年第14周的推送

“人生高标境界其实难达到,但我们应心向往之,虽不能至,还是应悬在那里,心向往之。自己做不到,可以告诉机缘更好、才力更高的下一代去努力。”

这是2006年77岁的许倬云先生在台湾大学演讲中的一句话,演讲题目是“历史上的知识分子及未来世界的知识分子”,许先生依据北宋张载的四句话“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将知识分子分为四个类型:哲学家、实践的服务者、知识的传授者、理想境界的建构者。

这句话表达的是许先生作为知识传授者对自己的期许与要求。许先生认为,中国文化优势的地方就是读书人都有个自我期许,中国长久以来有学者关怀社会的传统,在过去的时代,学者们是士大夫,后来就成为知识分子。作为学贯中西的大学者,许先生担心的是,现在知识愈来愈专业化,知识的主要目的转化为权力甚至金钱,渐渐失去了独立的立场,为政权、为企业服务,而不是为了社会。

d7378dbfa41a4ea384b40c2ef752f7c7.jpeg

许倬云

知识分子是当代语境缺位很久的话题,许知远做了4季《十三邀》,终于在采访许倬云先生和人类学者项飙的两期访谈中,让人感受到知识分子思想的力量和魅力。

许先生的采访,最让我感动的是谈到对中国文化的自信。许先生讲了影响他一生的抗战时期的故事:7岁抗战开始,13岁开始走路,跟着父母跑,父亲是战地文官。常常在老百姓那里借个铺,我和老百姓的日子很接近,农夫怎么种地,七八岁小孩去地里面抓虫子。日本人把我们城市占领了,我们到农村去。打了八年,我们是靠农村撑起来的。前线撤退到农村的,农村人一句闲话不说,接纳难民,有多少粮食拿出来一起吃,没有粮食就一起挨饿,满路的人奔走,没有人欺负人,上车上船都是让老弱妇女先上,自己留在后面,大陆上奔走,多少老年人走不动了,给孩子们说:你们走,你们走……

88岁高龄的许先生讲到这里,忍不住痛哭了起来,稍平息后,他哽咽着说:“我知道,中国不会亡,中国不可能亡。”

ab2a1ad7da6e4f0691e69e63ac346b78.jpeg

许倬云儿时照片

作为学贯中西的史学大家,许先生对中国文化的自信竟然来自儿时感知到的老百姓身上最朴实的东西。这是令人意外的地方,细想一下,也不意外,突如其来的疫情之下,从自己真实的感知中,战胜疫情的,正是一个又一个平凡个体释放出的人性最本真的善意与勇气。

儿时对身边人与事的感性认知加上倾尽一生对历史的理性研究,许先生对中国文化的自信才是令人信服的。

在许先生面前,许知远是学生与老师的对话,而许知远与项飙的对话,则是同时代人酣畅淋漓的思想交锋,听得见刀剑相交清脆的声音。

项飙现任牛津大学社会人类学教授,人类学有一种独特的研究方法叫田野调查,而田野调查需要研究者生活在被调查的社区、族群里,无差别地浸泡其中,用真实的体感,“在看到的东西里面看到东西”,这是项飙对人类学的描述。

maxresdefault.jpg

由于学科的不同,项飙和许先生对知识分子使命的理解也有所差别,项飙说:“要很在地,然后要有非常强的敏感性,对古典的东西当然要熟悉,但是一定要划到现在的实践中去,你的神经一定要跟着现在的时代跳动的,你的出发点必须是现在的困惑,必须是大众的困惑,必须是最新的变化,你的出发点不能是说孔子说了什么,亚里士多德说了什么,或者马克思说了什么,孔子当时说的话,对我们今天有什么用,不能这么问,但是你要问的说,如果孔子活在今天,掌握了所有这样的信息,像他这样的一个思考者,他问的问题是什么?”

对现实的敏感性和从当下的困惑出发,项飙提出“正在消失的附近”。所谓“附近”,指的是以个人为圆心的周围真实的生活范围,你的邻居,身边的街道,熟悉的菜场……然而,导航、美团、微信等互联网技术改变了我们的生活,人对于自己生活环境的认识,不再靠自己肉身真实地感知和探索,完全靠技术一步到位。

疫情期间充分证明,完全没有人与人、人与环境的接触,人是可以生活的,更可怕的是,当关在家里无接触生活2个多月后,竟然开始习惯这种生活。

人类学研究的“附近”并非一个简单的空间概念,伴随着附近的消失,我们加速逃离着周边,形成一个又一个的数字孤岛,最终将是中国文化最独特的伦理关系的瓦解。

许先生早在2006年的演讲中提到“要培育养成一个人对自己四周事务的关怀、欣赏和批判”,现在看来,正是他用历史的远见超越着当初的未见。

微信图片_20200404200052_副本.png

正在消失的还有我们所处的信息环境,学者不说话,作家不说话,知识分子不说话,媒体说一样的话,舆论环境干净得如零新增的城市。而习惯了零新增的人们,忙着卖货买货当网红,少有人思考生活之外的问题,这种精神危机正如看不见的病毒,不知道哪天会爆发,也不知道以怎样的级别爆发。

很久没有看许知远的《十三邀》,这两期内容引发了不少人的深度思考,作为一名有情怀的知识分子,许知远应该去链接学术领域的顶尖学者,从跨学科的角度引发大众思考,正如许先生在节目中给许知远的建议:“你在输送知识、刺激知识之外,发现观众,大家讨论,再交换意见,变成一种呼应,就会成为很强大的一个力量。”

“要有远见超越未见”,许倬云先生的这句话不知道有多少人能听见。

抱爷姜利艳营销见闻-伊北夏龙强邓敏周振亚张子蒙千勇童文珍石烽...   等939人看过此文章

参与评论(2)

登录后参加评论
参与讨论前请先登录
发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相关阅读

Copyright © 2019 品观科技版权所有 / 鄂ICP备17026809号 鄂公网安备4201060200331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