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扫码下载品观APP,
与化妆品产业一同进化!
搜索

化妆品原料集体涨价!

趋势 石钰 高级记者 ·  2023-09-11
成本又涨了。
化妆品“大料”市场正呈现一发不可收拾的涨价态势。

最近,陶氏化学、日本PE株式会社、日本PP株式会社、三洋化成、龙佰集团等多家巨头发布涨价函,宣布上调相关原料产品的价格,涉及有机硅、表活剂、PMMA、PP、PE以及用作物理防晒剂的钛白粉等,调涨幅度从5%-23%不等,吨价上涨超过1700元。
在“大厂”集体宣布涨价后,化工原料市场价格应声上涨。据化工行业最新监测数据,自8月以来,甲醇、醋酸丁酯、甘油、尿素、有机硅、丙烷、苯乙烯等化妆品常用基础原料纷纷开启价格“飙涨”模式,部分大料已经连续涨价6周。
而这一轮原料涨价,给下游企业都带来了较大压力,有行业人士坦言,巨头哄抬了上游价格,但下游需求疲软,对于一些本就经营艰难的企业是“雪上加霜”。
全面上涨!
钛白粉累计涨超4000元/吨
自7月起,原料市场开始试探性上涨,到如今已是“涨声”一片。据《化妆品观察》不完全统计,截至目前,已有不少于20家大厂发布涨价函。

日本PE株式会社宣布,自9月1日起,上调公司所有PE产品价格,涨幅为20日元/kg(约1003元/吨)以上。
日本石原ISK宣布,钛白粉在亚太地区价格将上调200美元/吨(约1446元/吨)。
  • 三洋化成将表面活性剂产品价格提高了40日元/kg(约2028元/吨)以上。
    640 (7).jpg

(受访人供图)
《化妆品观察》根据生意社数据统计原料价格发现,8月以来,近100种原料价格出现上涨,部分原料短短一个月内涨幅高达95%,吨价涨幅最大超3000元/吨。其中,化妆品相关原料,如甲醇、醋酸丁酯、甘油、尿素、有机硅DMC、丙烷、苯乙烯、乙二醇、1,4-丁二醇等已多次价格飙升。
640.png
以钛白粉为例,自8月下旬开始,龙佰集团等国内十几家钛白粉企业宣布产品涨价,国内普涨700-1000元/吨,国际客户普涨100-130美元/吨,这也是今年国内钛白粉行业第5轮涨价,至今累计涨超4000元/吨。
不少从石油中提取的化妆品原料亦涨势凶猛。其中,甘油类价格涨幅达到30%,丙二醇涨幅超10%。“甘油涨价并不新鲜,但以往价格浮动幅度一般会控制在10%以内,属于正常价格浮动,而今年整体涨幅惊人。”有原料商相关负责人预测,9月份的原油市场缺口将超过150万桶/日,而7月和8月的缺口约为200万桶/日,“甘油价格可能仍维持高位。”
除上述原料之外,不少化妆品常用原料均涨幅明显,如作为油溶性化妆品基质原料的丙酮,下半年以来价格上涨1450元/吨,涨幅28.02%;用作化妆品色素的苯酚,下半年以来价格上涨1800元/吨,涨幅27.48%;丙烷(用于防晒喷雾等)8月底价格相比月初涨幅达到13.25%……
整体来看,此轮涨价潮涉及化妆品范围较广。拿有机硅DMC来说,主要应用方向虽不是化妆品,但几乎涵盖了化妆品全品类,包括膏、霜、乳、香水、洗发水、护发素、指甲油和防晒等产品,在彩妆、护肤品和洗护用品中的用量都不算小。过去一个月,有机硅价格不断上涨,目前报价达到了1.3万元/吨。
“涨价原料基本覆盖了化妆品全品类。”上述原料商相关负责人指出。

需求低迷,代工企业并“不买账”

对于此轮涨价,有行业人士指出,主要有三种情况:
一、“金九银十”是生产旺季,“原料涨价在所难免”。
二、部分原料价格是由于之前跌的过于厉害,因此近期出现了反弹,另外一些原料本身具有垄断性,“垄断炒涨”。
三、行业开工率低带来的原料厂家库存下降,助推部分化工原材料下半年持续拉涨。以苯乙烯为例,上半年许多企业生产苯乙烯原料的装置停产检修,加剧了原料市场的紧张局势。
但多家代工企业对这一轮原料涨价“并不买账”。“下游客户没订单,上游原料涨价实属‘自娱自乐’;”一化妆品代工厂负责人坦言,在过去三年市场低迷的碾压下,许多企业如同惊弓之鸟,加上订单量下滑,原材料涨价不敢囤货,“涨价可能将变成一场独角戏,持续力不够。”
640 (8).jpg
图源摄图网
从上市原料企业的财报来看,国内外原料商普遍面临需求疲软、成本上涨、库存跌价等困境。亚什兰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吉列尔莫·诺沃表示:“当前我们面临着宏观经济的不确定性、原料需求下降,中国市场恢复速度低于预期等困难。”
在《化妆品观察》此前调研中,不少代工企业也反馈,今年市场需求放缓甚至下滑,“10个订单20个工厂抢,尤其是OEM客户直接归零,即便是有订单也没有利润,品牌方给的价格,连原料成本+包装成本+损耗都覆盖不了。”(详见客户归零!美妆代工厂“寒冬”来了》)
“涨价能否奏效取决于下游市场的活力,停产检修只是一些人趁机炒作‘原料抢购’的借口,某些企业炒作涨价,真实目的是想用自己的库存置换别人的现金流,但这可能变成一场‘击鼓传花’的游戏。”某进口原料代理商直言,“今年下半年也会很艰难,国际贸易不断下降,内需拉不起来,很多实体工厂等着倒闭。”
不过,也有一些原料的涨势来自于下游市场的需求和拉动,如钛白粉、PVC等,下游采购比较火爆,产品也多呈现吃紧的状态,但这又加剧了企业的成本压力。
某包材企业表示,已经收到原料涨价通知,目前是自己“消化”涨价带来的成本压力。广州某工厂负责人则坦言,后续若无法承担上涨的成本压力,可能会对新客户以及订单量较少的客户涨价。“中小企业势必是最先被打垮的一批。”该广州工厂负责人说到。

“行业洗牌超过想象”

正如上述广州工厂负责人所言,原料涨价扩散至产业链,最先影响的势必是中小企业。
“中小规模代工厂走的是薄利多销路线,为了维护客户,不会立即将成本压力传导给客户,而是选择按照原本的合同价完成订单,但因此中小企业的压力大大增加。”广州白云区一工厂负责人表示。
值得一提的是,相比价格炒涨,原料商要求现款交易,对中小企业来说或更是为致命的事。前述进口原料代理商透露,“今年很多OEM工厂关门,许多原料商收不回货款,为了控制风险,原料商不敢再给代工厂账期,要求现款交易。”
《化妆品观察》从上述白云区工厂负责人处证实,确实有很多原料商,提出了“现款交易”的要求,“今年不少美妆品牌离场,导致代工厂坏账,代工厂经营困难甚至倒闭,原料商也出现不少坏账,一环传导一环。”
“原料商现款交易,小的加工厂立即陷入困难,规模稍大点的代工厂是‘连哄带蒙’地从原料商手上搞一点原料过来,尽力周转。”他表示,“困难超过年初的预判,洗牌的深度和宽度超过想象。”
640 (9).jpg
图源摄图网
事实上,自2023年以来,行业里“无单可接”“朝不保夕”“撑不下去了”的声音就不绝于耳。结合财报和《化妆品观察》此前的调查来看,科丝美诗等头部生产企业在深耕研发、降本增效,中小型企业则面临库存积压和客户离场等困境。中通生化总经理朱洪近日在采访中直言,一轮大规模的洗牌已经不可避免,“很多企业已经不生产了,只是还没有注销。”
对于当前部分化妆品代工厂的艰难处境,上述受访人士皆认为,在今年的市场环境下,对企业而言就是拼供应链关系和回款速度了,“合作伙伴之间的团结和信任变得尤为重要,未来能活下去的企业是一串的,死掉的企业也是一串的。”


【版权提示】本文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品观网/品观APP立场。如需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对本站其他内容有授权需求,请联系meiti@pinguan.com。
...   等2078人看过此文章

参与评论(0)

登录后参加评论
参与讨论前请先登录
发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品观网

石钰

高级记者

最新会议

全部会议

2024(第十七届)中国化妆品大会

2024/07/30-31

上海虹桥绿地铂瑞酒店

广告
品观APP
  • 品观新闻
  • 品观找货
  • 品观知识
下载品观APP,与化妆品产业一同进化!
广告

相关阅读

Copyright © 2019 品观科技版权所有 / 鄂ICP备17026809号-1 鄂公网安备4201060200331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