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扫码下载品观APP,
与化妆品产业一同进化!
搜索

知名品牌开撕拼多多!

品牌 石钰 高级记者 ·  2024-01-22
风波再起。

拼多多再陷假货旋涡。

近日,知名婴童护肤品牌纽强通过官方公众号发布声明:拼多多在没有获得任何授权的前提下,有多家店铺违规销售“纽强婴幼儿保湿润肤精华霜”,数量涉及上万瓶,均为假冒产品。

这并非拼多多第一次卷入产品假货风波。而此次售假背后,或牵出儿童化妆品重大安全隐患。纽强在声明中谈到,“伪劣产品故意添加违禁的成分(如:激素等),极容易给儿童皮肤造成损伤和伤害,以及引起不良反应事故。”

截至发稿前,拼多多平台对此次事件未做出回应。


假货背后,或导致“大头娃娃”重现?


1月18日,纽强发布声明称,接到大量消费者举报,某些线上电商平台存在大量售假行为,数量涉及上万瓶。经核实,这些均为假冒的“纽强婴幼儿保湿润肤精华霜”。当这些假冒产品被发现后,又以“拆盒裸瓶”、“刮码”等方式,于微商群、“X团”、“X宝”等电子平台打着“自营”“品牌授权”“某渠道直发、懂得拍”等幌子,诱骗消费者,进行低价销售,让消费者无法溯源,无法辨别真伪。

640 (50).png

(图源:纽强官方公众号)

官方资料显示,纽强成立于2017年,针对婴幼儿及儿童皮肤特点量身定制,产品采用低敏配方,其润肤剂产品,是由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新华医院与上海麦坤特医药科技有限公司(纽强母公司)联合研制。2022年纽强在儿童化妆品润肤剂品类全国排名第三,份额10.9%;2023年双11纽强位居京东婴童护肤TOP单品第一名。

上述声明中提及的“纽强婴幼儿保湿润肤精华霜”,是纽强核心产品之一。在(天猫)纽强母婴旗舰店搜索,“纽强婴幼儿保湿润肤精华霜”售价210元,拼多多平台价格则从120元到198不等,比正品便宜得多。而据纽强在声明中曝光的信息,三家售假店铺销量分别达到5万+、1万+、3万+。

纽强表示,“拼多多”平台没有任何授权,但仍有多家店铺在违规销售,有些平台的纽强产品大多数为假货,尤其是低价销售。“对此恶劣行径表示强烈愤慨,并已向公安机关报案。”

值得一提的是,上述声明中,纽强提到伪劣产品故意添加违禁的成分(如:激素等)。尽管并未写明添加的是何种激素,但不少行业人士向《化妆品观察》表示,“添加的激素极有可能是丙酸氯倍他索,对儿童危害极大。”

640 (49).png

(图源:纽强官方公众号)

2021年,@老爸测评创始人魏文锋,曾曝光过福建漳州的“大头娃娃”事件——有家长从市面上购买“嗳婴树”品牌的“益芙灵多效特护抑菌霜”,给5个月大的孩子使用后出现“大头娃娃”现象:发育迟缓、多毛、脸肿大等。

“大头娃娃”现象的罪魁祸首正是丙酸氯倍他索。公开资料显示,丙酸氯倍他索是一种超强效的糖皮质激素类药物,可作用于各种皮肤病,适用于慢性湿疹、神经性皮炎、银屑病、掌跖脓疱病、扁平苔藓、盘状红斑狼疮等。

但婴幼儿若在不知情的情况下,长期大面积滥用这种超强效的激素药物,会导致一些无法预估的严重危害,如:面部潮红、红血丝、激素依赖性皮炎、多毛等副作用。因此,该成分在《化妆品安全技术规范(2015年版)》中被列为禁用原料,在化妆品中使用属于违法添加。

“如果添加的是丙酸氯倍他索,可能导致‘大头娃娃’现象卷土重来;如果不是丙酸氯倍他索,也有可能是其它违禁成分,如:特比萘芬、本维莫德、他克莫司等,同样危害较大。”广东某妇婴童用品股份有限公司研发工程师表示。

以本维莫德为例,该成分禁止18岁以下群体使用,2023年国家药监局将其新增为禁用成分。该成分也是违法添加的重灾区之一,从2021年到现在,已有超7例婴童产品因被检测出含有该成分被罚。

“相较成人,婴儿皮肤具有容易吸收外物的特性,对于同样量的洗护用品中的化学物质,宝宝皮肤的吸收量要比成人多;添加违禁成分对婴童的伤害也更大。”上述研发工程师指出,“婴童护肤品假货,影响的不只是品牌利益,更大的风险是可能对孩子健康安全构成严重的危害。”

这一点,从官方加强儿童化妆品的监管力度也有直观体现。据梳理,过去一年多,在儿童化妆品多起被罚案例中,官方都给出了“禁业”或是“顶格”处罚,最大力度地打击儿童化妆品违法添加行为。


拼多多频陷“假货旋涡”


纽强不是个例,聚焦拼多多平台,其美妆产品的“售假”现象屡禁不止。

2018年2月,中消协在2017年“双11”网络购物调查体验情况通报会上点名多家电商平台售假,其中拼多多就榜上有名:拼多多平台“jdf美妆”店铺销售的资生堂洗颜专科洗面奶与该平台“雅纯美妆”店铺销售的雅诗兰黛ANR眼霜涉嫌仿冒。

2021年5月,上海市消保委约谈拼多多,指出其存在商品质量、假冒侵权等问题,并要求拼多多摒弃唯流量思维,落实平台主体责任,强化对商户的资质审核,杜绝假冒伪劣产品的上线。

经《化妆品观察》不完全梳理,爱茉莉太平洋、海蓝之谜、卡姿兰、欧诗漫、郁美净等都曾起诉拼多多上的店铺未经授权销售假货。如拼多多店铺“米琪美妆雅”因卖卡姿兰睫毛膏假货,被判赔偿卡姿兰80万元。

尽管每一次爆发假货丑闻之后,拼多多总会表态坚决治理,但从目前的情况来看,拼多多上假货的问题仍在蔓延。

企查查数据显示,拼多多55000多条立案信息中,有近25000条是“侵害商标权纠纷”,其中2018年是559条,2023年却多达5797条,仅以法律诉讼作粗略统计,拼多多的假货规模这些年扩张了10倍以上。

据黑猫投诉平台显示,近30天内拼多多新增的投诉多达26192条,平均每天新增投诉约873条。这些投诉中,不乏“售假”之类的措辞。有消费者称:“在拼多多旗舰店买了一堆假护肤品。”

甚至,网红经济学家任泽平,最近也因假货问题炮轰拼多多。

640 (48).png

(图源:任泽平微博)

1月14日,任泽平在微博发布一篇名为《五问拼多多:要么就是纵容小偷,要么自己就是小偷,是该重视假货横行了!》的文章,他认为,“现在拼多多突破行业底线,进行底线竞争,肯定会造成劣币驱逐良币的现象。”

一位国货护肤品牌负责人表示,“其实,法规对于线上、线下以及各电商平台的要求都是一视同仁的,平台假货泛滥的原因无外乎对政策没有落实到位。”

2023年11月29日,拼多多第三季度发布财报后的第二天,市值超过阿里,改写了电商巨头的排位。

于美妆行业,拼多多的价值正逐步提升。解数咨询创始人、品数联合创始人张杨曾指出,2023年,淘系美妆销售额已难掩下滑之势。

反观拼多多,正成为国货美妆尤其是平价美妆的新主场。《化妆品观察》曾报道,2022年,拼多多美妆年销售额达193.6亿元,但就价格带而言,拼多多护肤价格带多集中在60-253元,彩妆以16-60元居多,拼多多美妆主打下沉市场。

如柳丝木、NOVO等,在拼多多获得了爆发的机会;且其高增长并不依赖于高昂的营销投入以及直播带货,成本因此可以缩减三四成。


美妆品牌的艰难打假路


纽强在声明中表示,截至目前,品牌已多次发布公开声明,也与部分平台进行多次正式沟通,均未获得到正面反馈。

这样的遭遇,并不令人意外。对于拼多多售假商家,监管部门也曾多次进行过处罚,但前述数据验证了,收效甚微。

从现状来看,越来越多的美妆品牌,正受困于假货问题。

据国家药监局发布的《药品监督管理统计年度数据》,2021年~2022年,全国捣毁的化妆品制假售假窝点从33个上升到43个。自2023年以来,已有至少25个美妆品牌发布打假相关的声明,换言之,每个月最少有2个品牌在打假。

然而,大部分品牌打假结果并不理想。举例来说,高姿、尔木萄等品牌重拳打假,尔木萄在官方社交媒体账号中发布品牌打假的相关内容,提醒消费者认准官方购买渠道、告知辨别产品真伪的方法。

640 (46).jpg

但如今在拼多多等电商平台上,仍能找到销售“尔木萄粉扑”、“高姿小黄帽防晒喷雾”等假货,有的商家销量近万。这反映出行业制假售假问题依然严重,打击假冒伪劣产品任重而道远。

“本土美妆品牌大多采用‘官方直营+授权分销’模式,这种做法有助于扩大销量,但对渠道掌控不强,给了假货钻空子的机会。”前述国货品牌负责人指出,另外,“下沉市场是国货美妆制假售假的重灾区,线下取证调查需要耗费品牌的大量精力,进一步增加了打假的难度。”

因而,美妆品牌们正采取更周全的打假措施。如拜尔斯道夫集团设立专门的品牌保护部门并在中国组建专业团队,统一开展打假工作;还有部分品牌携手监管部门和消费者,多维度震慑制假售假行为。

2023年9月1日,国家药监局于2023年3月发布《化妆品网络经营监督管理办法》正式实施,该《办法》压实了平台对平台内经营者的管理责任。随着政策的进一步落地,行业内的制假售假行为将进一步得到有效遏制。


【版权提示】本文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品观网/品观APP立场。如需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对本站其他内容有授权需求,请联系meiti@pinguan.com。
...   等1651人看过此文章

参与评论(0)

登录后参加评论
参与讨论前请先登录
发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品观网

石钰

高级记者

最新会议

全部会议

2024CiE美妆创新展

2024/03/27-29

杭州国际博览中心

广告
品观APP
  • 品观新闻
  • 品观找货
  • 品观知识
下载品观APP,与化妆品产业一同进化!
广告

相关阅读

Copyright © 2019 品观科技版权所有 / 鄂ICP备17026809号-1 鄂公网安备4201060200331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