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扫码下载品观APP,
与化妆品产业一同进化!
搜索

韩妆再陷渠道纠纷:蒂佳婷母公司起诉两大代理商

品牌 车思洁 高级记者 ·  2020-04-28
不是第一次,也不会是最后一次。

01.png

韩国化妆品品牌在中国的渠道纠纷,历来是行业的一大话题点。随着韩妆在中国市场的进一步爆发,这样的纠纷似乎也愈加频繁。

日前,一份显示原告是蒂佳婷Dr. Jart+母公司“海飞安妃有限公司”(下称海飞安妃),被告一是“无锡市百润商贸有限公司”(下称无锡百润)、被告二是“江苏杰富明商贸有限公司”(下称江苏杰富明)的民事起诉状,在朋友圈传播开来。

02.webp.jpg

该起诉状诉讼请求称,判令被告一、二立即停止销售侵犯原告的第6604556号(Dr.Jart+)、第9730313号(蒂佳婷)注册商标专用权商品的行为;判令被告一、二共同赔偿原告经济损失及制止被告侵权行为所产生的合理费用共计100万元;判令被告承担本案全部诉讼费用。

4月27日,海飞安妃中国分公司——焕碧贸易(上海)有限公司相关负责人回应品观APP,“这一起诉状应该是韩国总部发的。”

无锡百润相关负责人陶向东告诉品观APP,前天,他已经收到了江苏省无锡市中级人民法院关于该案件的传票,被传唤案由是“侵害商标纠纷权”,只不过开庭时间还未明确。江苏杰富明法定代表人朱俊杰则向品观APP表示,已经了解到这一起诉状,不过暂时还没有收到法院传票及案卷。

1588065150615585.jpg

无锡百润收到的传票

“产品正规,手续齐全”,却被告“未取得授权”?

由于案件还未正式开庭,因此,朋友圈流传的这份民事起诉状并未公布全文,只是展示了原被告以及诉讼请求。陶向东也表示,不方便向品观APP透露起诉状详细内容。

不过,根据品观APP多方了解,海飞安妃的起诉理由大致是,无锡百润和江苏杰富明销售的蒂佳婷相关产品,未取得品牌方官方授权。

对此,陶向东称,其公司销售的相关蒂佳婷产品,批次和海关证件都能一一对应,产品也都是蒂佳婷韩国工厂生产的,“产品很正规,各种手续也都齐全,没有侵犯商标权。”

他介绍,无锡百润覆盖的客户都是有60-90天账期的精品超市渠道,进货量大,且属于职业打假人喜欢光顾、执法部门经常抽查的对象,“我在这类商圈已经建立了多年良好的信誉,哪里敢随便毁掉。”

陶向东表示,基于无锡百润多年的口碑积累,一批水货商已经“盯”上了他们,“只要韩国推出一些爆款化妆品,这批水货商就立马用水货或者假货贴上无锡百润的标签来销售,批发价往往比品牌总代的出货价便宜15元以上。”

正是因为这一现象的存在,去年在各地市场监管部门的监管下,无锡百润出具了十几份协查函,来确认市面上的部分进口韩妆不是其公司销售的货品。陶向东怀疑,此次海飞安妃起诉无锡百润,或是因为品牌把市面上的水货和假货误认为是他们的货品。

朱俊杰则告诉品观APP,江苏杰富明2018年代理了两三个月的蒂佳婷后,就不再代理了,这些产品也是手续齐全,通过正规途径进入中国市场,对于海飞安妃此时起诉的原因,朱俊杰表示“不太清楚”。

“历史问题”反复重演

值得关注的是,2018年7月底,无锡百润和江苏杰富明也曾登上过韩国品牌JMsolution所有者GPclub Co.,Ltd在华全资子公司——杭州婕安绮化妆品有限公司(下称婕安绮)的两纸“声明”。

在声明中,婕安绮称,婕安绮及韩国总公司均未授予无锡百润和江苏杰富明任何形式的授权及资质,因此,这两家公司销售的产品均为非该司官方认可的假冒商品,并已就两家公司相关侵权行为启动法律程序。

而后,无锡百润和江苏杰富明也都纷纷跟发声明,表示业务没有违法违规之处,产品属于原厂正品、各项手续齐全。

品观APP从陶向东和朱俊杰处获悉,2018年的“JM事件”最终不了了之。并且,他们一致表示,此次海飞安妃对于他们的起诉,和2018年JMsolution的“声明”如出一辙,都是韩国品牌进入中国市场“另类”方式导致的结果。

即,部分韩国化妆品品牌对中国的出口业务都遵循固定“套路”,先授权给一个总代理收取相关费用,再授权给多个分代理收取相关费用,之后,又会授权给线上以及大渠道、平行进口商等多个渠道。

值得关注的是,虽然目前化妆品行业并没有“平行进口”这一说法,但无锡百润和江苏杰富明扮演的角色,很大程度上就等同于“平行进口商”。

品观APP从一位律师处了解到,我国商标法及其他法律法规并未明确禁止商标平行进口。因此,无锡百润和江苏杰富明在合法办理进口手续的前提下,将境外市场上合法流通的美妆产品进口到中国销售,并不违反我国《商标法》及其他法律的规定。

为什么韩妆总出现渠道纠纷?

两个不同的韩国化妆品公司,在不同的时间段,与两个相同的中国化妆品代理商产生纠葛,显然并不是巧合。

“说到底都是利益问题。利益越大的地方越容易产生非常规的操作手法,操作流程中各个环节的乱象,也都因各种利益关系得以实现。”一位不愿具名的进口品代理商向品观APP表示。

而这种利益关系,很大程度上是由韩国化妆品公司的机制决定。

一位行业资深人士透露,在韩国化妆品公司里面,从业者即便做到“社长”职位,也仍然是一个“打工者”的角色。因此,在其任期内,业绩决定了他们的收入和未来。而广阔的中国市场,无疑成了他们实现销售和利润的“舞台”。这也就不难理解,为什么不只是一些韩国面膜品牌,包括一些知名大牌在内的韩妆,也会在中国市场出现渠道混乱的情况。

他认为,此次海飞安妃起诉无锡百润和江苏杰富明,或许是因为去年其已经被雅诗兰黛集团全资收购。作为一个国际美妆集团旗下的公司,海飞安妃必须从这一层面给股东一个交代。

“海飞安妃很大程度上打不赢这场官司,但我推测他们一定会打下去。”在该人士看来,和中国化妆品公司恰恰相反,国外的企业往往是站在职业经理人角度来看待打官司这件事情,对于他们而言,打赢了就是锦上添花,打不赢也不会对自身造成影响。

不论结果如何,韩妆的渠道乱象,确实已成为品牌在中国市场进一步快速发展的绊脚石,在进口品大潮之下,也为行业敲响了警钟。

闫越涵白露唐鹏程王奎焦方罗丽娜毕冬王涛刘玲玉任龙...   等1397人看过此文章

参与评论(0)

登录后参加评论
参与讨论前请先登录
发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相关阅读

Copyright © 2019 品观科技版权所有 / 鄂ICP备17026809号 鄂公网安备4201060200331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