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扫码下载品观APP,
与化妆品产业一同进化!
搜索

造假128亿!它吃下美妆上市公司最大罚单

品牌原创 石钰 资深记者 ·  2021-12-28
广州浪奇生死劫。

创新展弹窗广告等-11(1).gif

由“5.72亿存货离奇失踪”引发的“广州浪奇暴雷”案,终于“真相大白”。

12月24日,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广东监管局出具正式《行政处罚决定书》,对广州浪奇(000523)作出行政处罚。根据《行政处罚决定书》,因广州浪奇及相关当事人涉嫌多项违法事实,证监局对广州浪奇处以450万元罚款,相关责任人共计处以955万元罚款。从金额来看,这是目前证监会对美妆上市企业开出的最高罚单。

微信图片_20211228102509.jpg

从2020年9月案发,到2021年12月调查结果公布,广州浪奇这起“存货失踪”的罗生门案件持续一年之久,而随着《行政处罚决定书》的下达,标志着证监会的调查、审核终于完结。

多位高管“违法”

涉案金额近200亿

根据《行政处罚决定书》,经过证监会调查,广州浪奇主要存在以下违法行为:

一、2年共虚增营收逾128亿元,虚增利润4.1亿元。2018年、2019年,广州浪奇通过虚构大宗商品贸易业务、循环交易乙二醇仓单等方式,虚增营业收入、营业成本和利润。2018年虚增营业收入62.34亿元,虚增营业成本60.24亿元,虚增利润2.1亿元,占当期披露利润总额的518.07%;2019年虚增营业收入66.51亿元,虚增营业成本64.5亿元,虚增利润2.01亿元,占当期披露利润总额的256.57%。

二、2年共虚增存货超20亿元。为美化报表,广州浪奇2018年、2019年将部分虚增的预付账款调整为虚增的存货。虚增存货金额分别为9.56亿元、10.82亿元,占当期披露存货金额的75.84%、78.58%,占当期披露净资产的50.53%、56.83%。

三、未按规定披露关联方资金往来及相关的关联交易情况,金额逾40亿。据证监会调查,2017年起,广州浪奇时任董事长傅勇国持有广州钿融34%股份,其后,傅勇国长期将广州浪奇资金提供给广州钿融及子公司攀枝花天亿、会东金川使用。

微信图片_20211228102515.jpg

2018年和2019年,广州浪奇向攀枝花天亿和会东金川采购商品,金额合计3.36亿元的关联交易未披露。同期,广州浪奇以对外采购的名义通过多层公司过渡,最终支付到广州钿融及其子公司的资金合计为36.27亿元。

除上述董事长关联公司外,广州浪奇旗下控股公司同样存在占用上市公司资金情况。自2013年9月起,广州浪奇持有江苏琦衡25%的股份。2018年和2019年两年内,公司以对外采购的名义通过多层公司过渡,最终支付到江苏琦衡及其相关控股子公司的资金合计为9623.03万元。

基于上述事实,广东证监局决定对广州浪奇给予警告,并处以450万元罚款;对傅勇国给予警告,并处以300万元罚款;对时任总经理陈建斌等其他涉案人亦进行了150万元、50万元、5万元数额不等的罚款,总计对广州浪奇及7名自然人合计罚款1405万元。

此外,广东证监局查实,傅勇国作为广州浪奇时任董事长,直接组织、策划、领导了涉案违法行为,其行为直接导致广州浪奇相关信息披露违法行为的发生,情节较为严重。因此对傅勇国采取10年证券市场禁入措施,在禁入期间内,除不得继续担任原上市公司、非上市公众公司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职务外,也不得在其他任何机构中从事证券业务或者担任其他上市公司、非上市公众公司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职务。

近9亿存货跑路接连暴雷

巨亏45亿濒临退市

追溯这一行政处罚的由头,还要从一起“5.72亿存货跑路”案说起。

2020年9月27日晚,广州浪奇发布公告称,公司曾将价值为5.72亿元的存货,储存在江苏鸿燊公司“瑞丽仓”和江苏辉丰公司“辉丰仓”。但在广州浪奇相关人员前往盘点和清查时,两家公司均否认保管上述存储的货物。

这并不是全部。此后广州浪奇的“存货黑洞”持续扩大。2020年10月30日,广州浪奇在回复深交所《关注函》时披露,有问题的仓库除了瑞丽仓、辉丰仓外,还有4个人仓库,对应的存货货值金额已增至8.67亿元。

2020年12月25日,广州浪奇再发公告,存储于会东仓的2428吨黄磷被被金川公司在未经公司正式确认的情况下销售,“账实不符”的金额又增加了0.32亿元,累计达到8.98亿元。

3个月时间里,广州浪奇的存货“黑洞”从5.72亿元扩大到了8.98亿元,引发市场一片哗然。

微信图片_20211228102520.jpg

然而,存货“不翼而飞”事件还只是开端,此后,广州浪奇接连被曝出“债务逾期”、“业绩巨亏”。截至2020年10月21日,公司逾期债务合计5.24亿元,占公司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的27.52%;同时,该公司于11月3日发布的公告显示,截至今年11月2日,公司共有28个银行账户被冻结,被冻结的资金余额合计为8059.87万元,占公司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的4.22%。

与此同时,广州浪奇的业绩也是“颓势”尽显。2020年年报显示,广州浪奇2020年营业收入约33.48亿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约44.83亿元,同比减少7405.78%。

年报还显示,广州浪奇2020年经审计的净资产为-25.85亿元。根据退市新规,2021年5月6日,广州浪奇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及“其他风险警示”特别处理,股票简称由“广州浪奇”变更为“*ST浪奇”。

面对经营乱局,监管层出手对广州浪奇展开调查。2021年1月8日,中国证监会对广州浪奇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进行立案调查。同月27日,广州浪奇前副董事长兼职总经理陈建斌、前董事会秘书长王志刚因涉嫌职务违法,被检查机关立案调查。几天后,广州浪奇邓煜、黄建彬等人涉嫌挪用资金被公安机关立案侦查。经过近1年的调查审理,今年12月证监会正式向广州浪奇下达《行政处罚决定书》。

2021年10月27日,*ST浪奇发布2021年前三季度业绩报告。2021年1月1日-2021年9月30日,公司实现营收20.48亿元,同比下降61.66%,净亏损1.14亿元,亏损同比减少90.22%,基本每股收益为-0.18元。

截至今日(12月27日)收盘,广州浪奇股价报3.26元/股,总市值为52.56亿元。

广州浪奇的三次自救

作为中国华南地区历史最悠久的洗涤用品生产企业之一,广州浪奇也曾辉煌过,旗下“浪奇”“高富力”等品牌具有较高的市场知名度,其洗涤用品一度火遍大江南北。

1959年,广州浪奇的前身—广州油脂化工厂正式成立,推出的硬化油结束了中南地区不能生产硬化油的历史。1993年,公司由国有企业改组为股份制企业,经国家证监会批准,成功在深交所上市。

在1994年之后,浪奇还曾联合外资品牌宝洁瓜分市场。但由于日化产品的赛道竞争日益激烈,在蓝月亮、立白的冲击之下,浪奇在日化行业的业务日渐“萎缩”。

在这样的残酷现实下,广州浪奇做出业务调整,大量开展化工品贸易业务。2013年,广州浪奇成立广州奇化化工,据化妆品观察了解,广东奇化的业务分为大宗贸易和日化产业的供应链服务,其中大宗贸易部分由广州浪奇方面主导,该业务此后也逐渐成为广州浪奇的主营业务。

但是大宗贸易未能拯救广州浪奇的“颓势”。一直以来,高营收、低利润、利润增长慢是工业产品板块无法避开的三大关键词,广州浪奇同样未能幸免。根据广州浪奇2020年中报数据,按照行业分类,公司化学原料和化学制品制造业、日用品零售业收入32.98亿元,占比公司收入总额的84.84%,但毛利率却仅为3.37%。按照产品分类,广州浪奇工业产品收入29.71亿元,占比76.43%,毛利率仅为1.87%。

微信图片_20211228102524.jpg

截自广州浪奇2020年半年度报告

在布局大宗贸易后,广州浪奇还曾试图通过收购,拓宽公司的业务链条,实现公司的产业链延伸,找到企业新的利润增长点。

2018年6月,浪奇宣布拟收购广州百花香料股份有限公司的97.42%股权、广州华糖食品有限公司的100%股权、智盛(惠州)石油化工有限公司、天津天智精细化有限公司、江苏盛泰化学科技有限公司的控股股权。

然而短短1个月后,这一计划就宣告“破产”。2018年7月,广州浪奇宣称“股权转让比例及交易对价等条款与交易对方仍未达成一致”从而终止了对智盛惠州、天津天智和江苏盛泰的收购计划。而对百花香料和华糖食品的收购,也由发行股份改为现金收购。

到2019年9月,广州浪奇对广州百花香料股份的收购计划也宣告夭折,原因是百花香料发现账面应收账款中部分客户经营情况不佳,部分应收账款存在回收困难的情形。

尽管上述收购未能达成,但广州浪奇2019年12月因发布公告称,将收到21.56亿元的储地块补偿款,一夜之间“身价大涨”,被称为A股“最会赚钱”的企业。

此后便是2020年广州浪奇被曝出“存货丢失”、公司相关人员涉嫌刑事犯罪等相关问题,公司因此陷入严重的债务危机与经营困境。

为挽救企业,今年4月,广州中院决定对广州浪奇进行预重整;9月29日,广州浪奇顺利进入重整程序;12月24日,在收到《行政处罚决定书》的同时,广州浪奇发布公告称重整计划执行完毕。该公告称,经初步测算,本次重整将对公司2021年度期末净资产生重大的积极影响。

尽管“财务造假案”的阴影尚需时间去“清理”,但随着案件完结、重整完成,广州浪奇或将迎来新的开始。


2022CiE中国化妆品创新展(简称CiE2022)将于2022年2月22日-23日在杭州国际博览中心开幕。本届创新展设置了5大展馆,展出面积达6万㎡,预计专业观众超过4万人,美妆行业的重要客户,都将汇聚创新展。

网站底部.jpg

【版权提示】本文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品观网/品观APP立场。如需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对本站其他内容有授权需求,请联系meiti@pinguan.com。
王培德盛康康丁度明朱彬张鑫淼...   等1535人看过此文章

参与评论(0)

登录后参加评论
参与讨论前请先登录
发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相关阅读

Copyright © 2019 品观科技版权所有 / 鄂ICP备17026809号-1 鄂公网安备4201060200331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