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扫码下载品观APP,
与化妆品产业一同进化!
搜索

一批原料商要“凉”了

供应链原创 蔡杏 记者 ·  2022-02-25
变法之年没有旁观者。

品观网片头.png

今日(2月24日),俄罗斯在乌克兰的顿巴斯地区开展了特别军事行动。北京时间中午12时,乌克兰方面宣布全境进入战时状态。

国际战势引发的蝴蝶效应也波及到化妆品行业。不仅全球化妆品企业股市在今日集体跳水,国际原油价格更是破百,呈现近年来最大涨幅,化妆品原料也同步“涨”声一片。

截至发稿,一份落款为广州川研化学科技有限公司的涨价通知在业内流传。通知显示,受俄罗斯当地局势情况影响,该公司宣布“于2月25日12:00之后涨价10%,原有的价格体系即日起取消”。

据化妆品观察了解,近年来,化妆品原料已经迎来了至少4次涨价潮,但事实上,原料商的日子并不好过。

一系列法规的落地,将化妆品原料商首次纳入法规监督治理范畴,原料报送码的实行更是带来了原料商的大洗牌。

“2020疫情突袭的第一年,以为行业够凉了;2021年新法规落地实施的第一年,以为行业洗牌也差不多了;2022年2月22日一个全是‘2’的日子里才感悟:一切才刚刚开始,我太二了……”美妆策划人、古歌策划创始人古歌,在《化妆品还有得玩吗?》一文中的感慨,道出了诸多美业人的心声。

原料不合规

生产企业也得“连坐”

化妆品观察梳理发现,随着一系列法规落地,原料端成为监管重点,因安全问题而受到处罚的原料商不绝如缕,甚至牵连到化妆品生产企业。

2021年12月,福建某公司因在其生产的儿童化妆品原料“莲敏舒”中非法添加其自行生产的“苯烯莫德”医药中间体,被立案调查。而安徽创领化妆品科技有限公司因使用该原料生产化妆品,也被罚2万元。

微信图片_20220225100923.jpg

无独有偶,去年12月31日,上海格兰化妆品有限公司因使用“NT-7WAN”原料以及添加该原料生产面膜产品被检测出含有禁用成分而被处罚。目前,该原料的生产商负责人宋其彦和其上游采购企业的负责人杨震,均被立案调查。

步入2022年后,因原料问题被罚的企业有增无减。

1月18日,上海倩菲儿化妆品有限公司因代工产品被检出禁用物倍他米松,被罚20余万元;2月14日,霸王(广州)有限公司因代工的洗发产品防腐剂成分超标,合计罚没9600元,品牌方威海朴丽化妆品有限公司也吃下罚单,罚没款共计10560元。

另据化妆品观察不完全统计,不到两个月的时间,国家药监局已发布了关于49批次化妆品检出禁用原料的通告,所涉及的注册人、备案人、受托生产企业均被依法立案调查。

牵一发而动全身,原料不合规,除了原料商,遭殃的还有化妆品生产企业甚至品牌方,从而引发了“原料商出事,化妆品生产企业买单”的质疑。

事实上,《化妆品监督管理条例》早已明确指出,若企业“使用禁止用于化妆品生产的原料、应当注册但未经注册的新原料生产化妆品,在化妆品中非法添加可能危害人体健康的物质,或者使用超过使用期限、废弃、回收的化妆品或者原料生产化妆品”,轻则罚款,重则吊销许可证件,主要责任人终身禁业,甚至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微信图片_20220225100928.jpg

截自《化妆品监督管理条例》

正如一位业内资深人士所言,“无论是否知情,只要产品含有禁用原料,化妆品生产企业都要受到处罚”。

随着多家化妆品企业接连“遭殃”,如何选择靠谱的原料商,成为关注的焦点。某婴童品牌负责人更是直言,怎么筛选、判断原料,对化妆品工厂而言是个大课题,每批送检又不太现实。

“希望监管部门每次查处后,能公布问题原料商的黑名单。”该负责人如是建议。

“未来将会有一大批原料商倒闭”

“基于安全稳定,我们一直都是和大原料商合作,中小原料商基本上不合作”,广州尊伊化妆品有限公司总经理陈来成表示。

这几乎成了行业共识。某工厂研发工程师也表示,“法规趋严,为避免踩坑,我们目前都倾向于选择和有一定知名度和规模的原料商合作。”

一方面,原料报送码、原料安全评估资料卡住了不少中小规模的原料商。

在上述研发工程师看来,有规模的原料商在功效检测、安全数据、研究报告等相关资料方面更为齐全,“可助力企业顺利完成产品注册备案,也可降低后期因产品被检出含有禁用原料而受罚的风险”。

某国产品牌研发总监也指出,新规下,化妆品原料无法提供安全资料的,在新配方应用中将会遇到壁垒,“可能面临被化妆品生产企业弃用的风险”。而这其中,就包含那些喜欢“拿来主义”、主营非原创原料的中小原料商。

另一方面,小原料商抗压能力弱,存在断供风险。

微信图片_20220225100931.jpg

“疫情、原料涨价、物流飙涨等,稍有风吹草动,都可能导致一些原料缺货甚至断供”,在上述研发工程师看来,一旦某原料断供,企业要么停产等补货,要么更换供应商重新注册备案,而无论哪个选择,无疑都将带来巨大损失。

新锐护肤品牌至本就曾在今年1月初发公告称,因原料断供,导致一款月销10万+的爆款卸妆膏被迫下架。这给不少生产企业和品牌方敲响了警钟。

头悬达摩克利斯之剑,整个产业链都如履薄冰。新规落地仅一年有余,目前一些规模不大的原料商,已有不少扛不住,提前退场了。

上述婴童品牌负责人就透露,一位合作多年的原料商,因近一年业绩下滑,也没心思去按新规再投入精力和成本,“准备转行,不在化妆品业玩了”。

“疫情虽有影响,但主要是新政策,中小原料商生存空间受影响太大了”,陈来成如是表示。广州某工厂负责人更是直言,“原料报送码等严规之下,未来将会有一大批原料商倒闭”。

“合法才能走得长远”

事实上,作为化妆品功效和安全的基础,原料是重中之重。而在一系列新规落地过程中,原料商扮演了极其重要的角色。

有人明确指出,“离开原料商,化妆品企业根本玩不转。”

在上海彦恺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杨洋看来,产业链各个环节的洗牌都已经开始了,原料商也不例外,但只要研究数据扎实,有专利、论文、各种认证做背书,就不用担心会被淘汰,“能留下来的,都是经得住考验的,对于踏实做事的企业来讲,这是一个机遇”。

他透露,其公司以代理日本原料为主,另外也代理了一些通过考察拥有自主产权且数据齐全的国内企业的原料,目前公司运营正常未受到影响。

微信图片_20220225100934.jpg

正如古歌在文中所说,“有技术、有特色的大企业会越来越好玩,反之,平庸的中小企业就会越来越差,最后自动消失……”

上述某国产品牌研发总监则表示,新规的一系列要求对原料商而言,确实很麻烦,但合法才能走得长远,原料商要想不被淘汰,就得积极配合客户完成相关原料的报送工作,“无法提供资料的原料商,将面临退出行业的风险。由于原料商配合不善导致生产企业损失的,亦可能会被生产企业追究商务和法律责任。”

在他看来,站在化妆品行业角度,原料商们短期也许会觉得措手不及,但是如果能将政策要求在产业中贯彻好,“中国美妆产业必定是全世界最有发展,最具生命力的产业”。

2022年,洗牌将进一步加剧,企业如何才能在变局中屹立不倒?

2022CiE美妆创新展将于杭州国博中心与你相约。

现场特设4大展馆,30+特备活动,汇集600+优质展商,含200+供应链企业,如诺斯贝尔、贝豪集团、芭薇股份、太和生技等知名企业都将汇聚一堂,携手助力品牌商打造下一个爆品。

微信图片_20220225101253.jpg

【版权提示】本文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品观网/品观APP立场。如需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对本站其他内容有授权需求,请联系meiti@pinguan.com。
刘鑫慧方先生...   等1638人看过此文章

参与评论(0)

登录后参加评论
参与讨论前请先登录
发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品观网

蔡杏

记者

最新会议

全部会议
广告
品观APP
  • 品观新闻
  • 品观找货
  • 品观知识
下载品观APP,与化妆品产业一同进化!
广告

相关阅读

Copyright © 2019 品观科技版权所有 / 鄂ICP备17026809号-1 鄂公网安备4201060200331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