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扫码下载品观APP,
与化妆品产业一同进化!
搜索

新一轮注销潮要来了!

趋势原创 董莹洁 蔡杏  ·  2022-04-26
“及时止损”。

3月中旬,河南省药品监督管理局公布17家化妆品生产企业注销《化妆品生产许可证》,引发行业哗然。据国家药监局统计数据,截至2021年上半年,河南省化妆品生产企业共计93家。按此数据推算,今年该省注销企业占比达18%。

事实上,河南的境况也仅仅是全国“注销风暴”中的一粒沙。据化妆品观察不完全统计,截至发稿,全国至少有69家化妆品企业注销了化妆品生产许可证。

“大部分都是主动注销的,因为活不下去了!”不少行业人士如是感慨。

95%的企业“主动退出”

从表格可以看出,这场“风暴”席卷了国内9个省份。其中,广东省以25家企业的数量位列第一,河南、辽宁分别有17家和8家,陕西和湖南各有6家。

图片1.png

据药监局统计数据,截至去年7月,广东省共有3108家化妆品生产企业,今年注销许可证的企业占比为0.8%,相较而言,河南省的占比明显更“吓人”。有行业人士直言,这对于当地化妆品行业的影响无疑也更大。

从注销原因来看,有28家企业为主动注销,另有37家为有效期届满未申请延续,综合而言,企业“主动退出”的占比高达95%。

化妆品观察注意到,这些“主动退出”的企业中,生产许可证大都在2021年末或今年年初过期。但还有8家企业仍有2-4年的有效期,却选择了提前注销。比如江西井冈药坊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有效期原本截至2023年12月18日,提前至今年4月结束。

另一家时闰(广东)化妆品有限公司,去年11月15日才发证,有效期截至2026年底,但药监局官网显示,其在去年12月就申请注销,直至今年1月广东药监局发文公开。这意味着,该公司生命周期仅有1个月。无独有偶,蓝海药业(广州)有限公司也于去年6月拿证,9月就注销,仅“存活”了3个月。

此外,根据企查查,这些销证企业中,人员规模“少于50人”的共计47家,占比达68%。其余无法查看规模的企业也基本被打上了“小微企业”标识。

其中,仅有百草堂医药股份有限公司一家规模在500人以上,且曾于2017年3月挂牌新三板。不过,该公司近年来屡次因产品质量问题遭到行政处罚,业绩也呈连年下滑趋势。据财报数据,截至2021年上半年,其录得营收2314万,同比下滑7.87%。而过去三年,该公司营收下跌幅度均在双位数。

微信图片_20220426105223.png

百草堂医药股份有限公司近年财报数据(截自企查查)

另一从事抗(抑)菌制剂的研发、生产及销售的洛阳安普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也曾于2016年挂牌新三板,两年后退市。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国产普通化妆品备案信息显示,该公司有14款产品备案,但目前有12款都显示“已注销”状态,还有2款因备案人未提交年度报告而显示异常。这意味着,该公司基本告别化妆品产业。

“房租都交不起了,只能放弃”

对于出现这种局面,多位行业人士认为,“有相当大一部分是监管原因”。

一方面是处罚力度加大,企业被动“吊销”。

“从原料、生产到质检,化妆品整个产业链都迎来了更严格的要求,再加上监管部门加大了对违法违规行为的打击力度,留给企业的犯错空间越来越小了。”萱嘉生物科技创始人张嘉恒如是表示。

上述销证企业中,郑州和济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驻马店市晨钟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皆因许可证有效期届满后申请延续审核未通过,被依法吊销;河北康正药业有限公司则因违法添加,被吊销许可证。

上月底出炉的《化妆品生产质量管理规范检查要点及判定原则(征求意见稿)》,提出“一条关键项不符合,就直接吊证”的要求(详见《“化妆品106条”来了!》),或暗示未来销证企业会更多。

另一方面是行业门槛提高,主动退出者增多。

自2021年始,行业掀起了一波集体换证潮。而随着一系列新规,尤其是《化妆品生产质量管理规范》的颁布,企业申请许可证的门槛再度提高,不仅在硬件和软件上要按照标准整改,还须建立完善的质量管理体系(详见《“换证”难倒了工厂》)。

“入局化妆品行业的门槛提高了,一些小微工厂生存能力弱,干脆不干了”,广州尊伊化妆品有限公司创始人陈来成坦言。

譬如,已成立20年的蓝海药业(广州)有限公司相关负责人就告诉化妆品观察,主动销证“有多方面的原因”,主要是“没有业务,房租都交不起了,只能放弃”。该公司此前拥有白美人、何济堂等化妆品品牌,还有OEM/ODM业务,截至去年12月,备案有100多个化妆品产品,目前可查询的仅剩18个。

另据信用中国数据,过去3年该公司屡次被罚,其中2次是生产或者销售不符合国家《化妆品卫生标准》的化妆品。就在去年年末,其还因旗下产品白美人金银花爽身粉中铅不符合规定被通报不合格。

在某业内资深法规人士看来,以蓝海药业为代表的这类企业“主动退出”不失为明智之举,“法规趋严,风险升高,‘化妆品106条’正式施行后,估计有很多企业不过关,与其不合格被罚,还不如主动退出,及时止损”。

此外,上述企业中,还存在直接注销老证换新证的。比如,广州市亚蓝卡化妆品有限公司便是主动注销了有效期至2021年12月8号的许可证“粤妆20161527”,于今年4月2日又申办了新的生产许可证“粤妆20210306”。

微信图片_20220426105234.png

“销证潮才刚刚开始”

反复无常、多点爆发的疫情,是压倒中小企业的最后一根稻草。

“现在化妆品生产制造业基本处于停滞状态,整个电商、直播、物流也处于半瘫痪状态,至今看不到扭转节点。”在绚彩品牌管理公司总经理钱琦看来,疫情让本就在努力适应新规的企业雪上加霜。

上海某代工企业负责人也认为,目前来看,相比新规,疫情对企业的影响更大,“没订单,还要支付员工、房租费用,资金被掏空,多少人能挺得住?”他推断,这一波疫情下来,不少企业会因资金链断掉而面临破产,“只是现今关在家里,没法操作注销而已”。

另有工厂负责人表示,2019年广州白云区不少企业都建了新工厂并申请了新许可证,但在新规和疫情的叠加影响下,不少企业无法支撑多个工厂的开支,开始注销老证,“老证过渡完,注销的会越来越多”。

微信图片_20220426105237.jpg

还有行业人士坦言,在疫情下,不少企业销证或是“跟风行为”,转行去做别的生意了。

化妆品观察梳理发现,在今年这批销证的企业中,也不乏转行的企业。譬如,河南狮傲康保健科技有限公司负责人就表示,公司已转行做文化产业,“受疫情影响,公司挣不到钱,已放弃化妆品这块业务了”。

在大部分人看来,这仅仅是开始,后续还会更加“惨烈”。

“事实上,每年都会有一些企业注销。这次遇到了行业制度大转变,自然会有更多企业面临关停并转行的现象。”一行业资深人士表示,“大概率5月之后还会来一波。到今年年底,可能数字还会更大。”

根据《化妆品功效宣称评价规范》,去年5月1日至12月31日取得注册或完成备案的化妆品,应当于今年5月1日前,对化妆品的功效宣称进行评价,并上传产品功效宣称依据的摘要。上述资深人士认为,“这项功效评测对于很多企业而言,将会是一项巨大的费用支出”,无疑也会加快一些企业“转身离开”的步伐。

此外,当前国内疫情多点爆发,上海、广州两大美妆中心连续受到重创,“上半年基本就废掉了,也意味着今年就废了。”该资深人士感慨。

国内知名护肤专家、冰寒实验室创始人冰寒也坦言,倒闭潮只是刚刚开始,“如果现在这种状况持续下去,再过几个月,局面会更艰难。”

国产企业有望摆脱“卡脖子”困境

不过,也有人认为,这是一次短期阵痛,更是“涅槃重生”。

和麦贺达集团副总裁田黎明就表示,虽然当前状况复杂,“但也不要过分悲观,市场还是那个市场,刚需消费力依然要消费,刷牙洗脸贴面膜都不会变,只是大家需要再理性些,对市场的判断要降低预期。”

“阵痛后再高质量发展,会发展得更好。”在上述上海某代工企业负责人看来,这是产业转型的关键时期。

“疫情的持续影响,再加上国外不稳定因素、全球经济的低迷、2030碳达峰政策等因素,企业生产计划得不到稳定保障,权衡之下选择退出或转行,属于市场体系成熟前较为健康的一种体现。”张嘉恒也如是表示。

他认为,行业未来会更青睐拥有研发能力的企业,一来能通过专利、创新技术为产品作背书,获得消费者信任;二来更高效稳定的产品功效,能带来高复购,更容易建立品牌力。

“总的来说,涅槃重生后,国内企业将会突破一个个’卡脖子’的难题,涌现出更多具有国际一流水平及规模的企业。”

微信图片_20220426105242.jpg

深圳市通产丽星科技集团董事长陈寿曾公开指出,“国产化妆品面临的‘卡脖子’困境集中在原料研发、工艺创新和检测评价技术。这是制约国产化妆品竞争力提升的三大难题。”

如今,新规正在助力产业“弯道超车”。譬如,国家药监局官网数据显示,自2021年5月至今,共计有14款新原料通过备案,其中国产原料占8席,无疑为化妆品行业的创新注入源头活水。

某国产头部品牌研发工程师则认为,随着部分小而乱的企业出局,留在“牌桌”上的企业在获得认可的同时,还有望在化妆品研发、功效、质量安全方面肩负更多的责任,“从‘中国制造’走向‘中国智造’和‘中国创造’,从国内走向世界”。

“或许我们想要的不仅仅是国产替代那么浅,将来国内的企业还能走出国门,在海外市场与国外企业掰手腕。”张嘉恒如是期望。


【版权提示】本文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品观网/品观APP立场。如需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对本站其他内容有授权需求,请联系meiti@pinguan.com。
刘育辰...   等945人看过此文章

参与评论(0)

登录后参加评论
参与讨论前请先登录
发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相关阅读

Copyright © 2019 品观科技版权所有 / 鄂ICP备17026809号-1 鄂公网安备4201060200331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