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扫码下载品观APP,
与化妆品产业一同进化!
搜索

产业升级遗殇:工程师失业潮起

趋势原创 蔡杏 记者 ·  2022-11-23
时代的一粒沙。

“中国美妆看广州,广州美妆看白云”,而就在11月21日凌晨3点,因疫情防控形势严峻,白云区宣布从即日起静默5天(21日-25日)。


微信图片_20221122173137.png         


截自广州白云发布微信公众号

对于身处广州的王灿而言,这又是一个不眠之夜。在工程师岗位从业将近10年的他,在今年4月失去了饭碗。这并不是一件光彩的事,他放弃向同学、朋友询问内推的机会,而是选择广投简历希望快速结束空窗期。现实情况却是,一个月只收到一两个回复,即便如此,大多连面试都没法完成,“不是我这边因疫情过不去,就是公司所在区域被封控。”

一晃半年过去了,王灿从刚开始的淡定逐渐变得焦虑、迷茫,如今,新一轮的封控也让他年内找到工作的期望变得渺茫。 

更为严重的是,广州的工程师群体正迎来罕见的裁员潮,而王灿只是被“裁员潮”裹挟的工程师之一。他们失业的情况各不一样,但相同的是,共同面临着高难成低难就的职场困境。 

略显戏谑的是,当王灿们身处泥潭时,美妆企业却正加速进入研发时代,除了加码科研投入,更是筑巢引凤掀起人才争夺战,譬如,花西子请来前上海家化研发总监李慧良坐镇,水羊股份将中国工程院院士陈坚招致麾下,珀莱雅则任命前科蒂集团亚太区研发副总裁魏晓岚为研发带头人。 

毋庸置疑,在疫情、新规的叠加影响下,化妆品行业正在经历大洗牌,而在产业升级的号角声中,作为企业灵魂人物的工程师,也走到了十字路口。 

“工程师成裁员重灾区”

10年老将失业近半年

“很突然,感觉从云端跌落谷底。”时隔半年,王灿对被裁员一事仍难以释怀。

裁员对于他而言并不陌生。从去年开始,他便感受到行业中弥漫的寒意,不断有公司拖欠薪资、倒闭或者传来裁员的消息。

但彼时,被裁的大多是生产线上的员工,王灿并未意识到危机在向自己靠近。他已在工程师这一岗位摸爬打滚了10年,无论是工作经验还是专业水平,他都觉得裁员与自己“无关”。更何况,新规下功效化妆品市场竞争进入白热化,工程师这一群体也得到各化妆品企业“空前的重视”,大家都在说,“属于工程师的春天来了”。

然而,突如其来的一纸裁员通知,将他对未来的美好期待击得粉碎,公司包括他在内的研发部门几乎团灭。

摄图网_500340407_banner_医疗科技(企业商用).jpg         

图源摄图网

同样处于失业状态的还有黄亮。他从事化妆品配方师工作6年左右,曾从事过护肤品、消毒产品以及洗涤产品的研发工作。

从得知被裁的那一刻起,他便着手准备找工作。但大型企业都进入了招聘“冻结期”,再加上疫情影响,很多面试都被推迟,只剩下一些中小企业的机会。他面试过超百人的公司,也有不到20个人的小厂,但即便规模再小,HR也会精挑细选,薪水没涨门槛反而更高。

“这个节骨眼儿也没得挑。”虽然已降低了心理预期,但一晃半年过去,他和王灿一样,仍未找到合适的工作。

作为工程师助理的阳风,求职之路则更为坎坷和波折。2020年毕业的她,2019年便在A公司实习,因表现优异顺理成章拿到了offer。从去年底开始,公司开始拖欠薪资,看着空瘪瘪的银行账户和看不到希望的“大饼”,阳风在今年3月选择了离职。

深知大环境不好的她,在降低要求后很快收到B公司抛来的“橄榄枝”,但好景不长,被公司以“能力不足”为由开除了。

“刚入职,资历浅,把我裁掉以节省成本,我可以理解。”阳风难以理解的是,B公司为了不给赔偿而采取开除的手段,这让她在情绪上难以消化。

再次加入失业大军的阳风发现,“找不到工作的工程师更多了”。更让她感到焦虑的是,“大家都被迫降低了要求,有些经验不足的工程师甚至放低身段去找助理的工作。”这种降维打击对于她而言,无疑意味着求职之路更加艰难。

“各行各业都有裁员现象,只是工程师这一岗位特别严重。”广东某企业资深研发工程师如是表示。而无论王灿还是阳风,都只是这个群体的一个缩影。  

门槛提高

“传统工程师没法胜任”

“门槛提高了。”在某知名品牌研发总监万涛看来,这是工程师这个群体近年来最大的变化。

2005年他刚踏入化妆品行业时,首个工作是打样板,彼时大多数化妆品工程师是指配方工程师。而如今,除了配方设计与开发,工程师还要掌握行业最新的法规动态,“确保新规之下,产品的合规性和概念可行性。”

“传统工程师没法胜任。”在荃智美肤生物科技研究院研发总监张太军看来,不少工程师开发观念陈旧,知识面狭窄,没法适应新市场、新法规,“化妆品功效验证、安全性评估这两项技能,就能刷掉很多人。”

1997年毕业于中南大学精细化工专业的陈来成,已在化妆品研发领域耕耘了数十年,并一手创立了广州麻尚会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他回忆,最早的化妆品工程师拿配方套原料,算个高级操作工,甚至很多所谓的工程师都是乳化工出身,虽然实际操作经验丰富,但文化程度较低,几乎没有自主研发能力,“随着新规实施,部分技术水平弱又跟不上脚步的工程师,被淘汰是产业发展的必然趋势。”

化妆品观察也发现,在前程无忧、BOSS直聘、智联招聘上,广州、上海、深圳等地区有不少企业在招“工程师”相关岗位,学历以本科为主,懂新规也被列入了任职要求。譬如,前程无忧上佛山一家化妆品企业的招聘要求显示,需本科学历且具备5-7年的工作经验,“任职要求”中除了基本的配方开发,还要熟悉相关原料知识、行业法规以及新零售渠道护肤品流行趋势。


微信图片_20221122173132.png                    

截自前程无忧

广东尚品汇化妆品股份有限公司彩妆研发主任林丽隽,亦感叹“学历贬值了”。以往工程师学历以大专为主,如今本科成为基准线,并在向硕士、博士等高学历人群靠拢。

学历不高也正成为王灿们身上的枷锁。在一次应聘中,10年的工作经验让王灿顺利进入二面,但最后关头,公司还是选择了拥有硕士学历的另一位备选人。

如果说法规变革带来的产业巨变,使得优胜劣汰加剧,那么,企业内卷则加速了传统工程师的离场。

陈来成直言,前两年很多企业竞争卷研发,不论是为了扩大自身研发团队,还是为了避免人才流向竞争对手,都招了大把的工程师,如今受新规、疫情影响,经营压力大,不得不收缩战线,“裁员第一选择,有可能就是把多余的工程师优化掉。部分生产型化妆品企业甚至倒在寒冬里,工程师不得不自谋生路。”

阳风就自我调侃,成了企业内卷的“炮灰”。她曾轻松入职的B公司,不到10个人,主营化妆品注册备案代理业务,而工程师并非标配。刚入职时,她信心十足,希望在此扎根,和公司新成立的研发团队共同成长,然而,今年以来美妆新品数量持续锐减,导致公司暂停了扩张的步伐,她还没来得及一展抱负便被“扫地出门”。

裁员节流,也直观地反映在美妆上市企业的财报中。譬如,去年嘉亨家化和力合科技均裁减了300余位员工,青松股份更是精简了一千多位员工,使得第三季度“应付职工薪酬”同比减少了37.49%。

美妆巨头们尚且需要裁员降本,小微企业的日子则更难熬。据国家药监局化妆品生产企业许可情况统计显示,2021年全国一共有5700余家化妆品生产企业,其中广东有3206家。而今年,广东拥有持证化妆品生产企业3008家,全国约有5324家。也就说,在过去一年,全国约有376家化妆品生产企业“消失”了。

“小工厂一般会配置1-2名工程师,配置和公司模式相适应。”上述广东某企业资深研发工程师透露。陈来成则表示,抗压能力弱的小厂,“一般配有四五个工程师,鲜有超过10人的。”若每家工厂按最高5名工程师的配置计算,则意味着,约有1880名工程师面临失业。 

“大企业带头裁员,小微企业倒闭,很多人才被释放到市场,现在找工作很难。”广东某企业资深研发工程师预测,这轮裁员不是终点,将向全国蔓延。 

产业加速升级

“全能型选手才能走得长远”

在广东轻工职业技术学院教授龚盛昭的定义里,工程师是技术创新引擎的操作者,是企业赖以生存、发展与创新的关键人才,是企业的核心。

而让众多工程师喜闻乐见的是,作为企业核心的工程师,正在被重视,地位正在上升。

工程师出身,如今已成为雅兰国际集团副总裁的刘山,对这一点深有感触。2015年以前,行业整体重营销轻研发 ,工程师也没有话语权,甚至有一段时间他也被公司派去做营销,“近年来企业开始回归到产品,意识到营销再好也需要研发体系来支撑。”

万涛也坦言,此前企业普遍研发投入少,工程师待遇低,有关产品开发的意见也很难被采纳,“最终都是老板说了算”。

如今这一现象正在悄然改变。随着成分党、功效党的崛起,消费者的关注点逐渐回归到产品本身,某新锐品牌甚至因披露的研发费用低于行业标准而饱受诟病。基于此,本土美妆企业的竞争开始转入“科研实力比拼”。

这从美妆上市企业的财报便可见端倪。今年前三季度,华熙生物研发费用同比增长44.28%,新增核心技术人员14名,研发团队已达626人;珀莱雅研发费用同比增长82.69%,并任命魏晓岚为首席科学官;贝泰妮研发费用同比增长高达84%,研发人员增加至236人,数量翻倍。

摄图网_401770391_banner_求职季(企业商用).jpg         

图源摄图网

而在各大招聘网站上,除了工厂,品牌方也在招“工程师”相关岗位,相较而言,要求硕士、博士学历的以品牌方居多。

不过,品牌方的招贤纳士之举,在业内存有异议。某业内资深人士就直言,品牌方招聘工程师要么是做质量负责人,要么是给企业做招牌,“好高骛远是品牌的普遍心理,不注重兵的培养就只找个将军,基本都是营销。”在他看来,学历和经验同等重要,“只追求高学历,却没有落地能力,有什么用?”

但不可否认的是,品牌方纷纷补研发课,是产业升级的必然之路,也确实让工程师这一群体面临新的机遇和挑战。 

“属于化妆品科研创新的年代来了!有创新能力,善于发现时尚亮点,有敏感市场思维的研发工程师会越来越受重视。”陈来成如是表示。

在万涛看来,过去的市场环境比较宽松,如今对工程师的要求是全方位的,“懂研发、懂技术、懂新规、懂市场的全能型选手才能走得更远。”

“经济下行,工作不好找。”对于处于失业中的同行,林丽隽建议,调整心态,灵活转变,比如说工程师的工作不好找,可以从事法务、质量管理相关的工作。

除了地域不再局限于广州,阳风把投简历的目标也扩展了,“继续找工程师助理还是往产品经理走一走,都在考虑中。”毕竟,失业近4个月的她,如今最要紧的就是有一份新的工作。

(注:文中王灿、黄亮、阳风、万涛均为化名) 


【版权提示】本文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品观网/品观APP立场。如需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对本站其他内容有授权需求,请联系meiti@pinguan.com。
...   等475人看过此文章

参与评论(0)

登录后参加评论
参与讨论前请先登录
发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品观网

蔡杏

记者

最新会议

全部会议

2022(第三届)中国化妆品年会

2022/12/21-22

广州南丰朗豪酒店

广告
品观APP
  • 品观新闻
  • 品观找货
  • 品观知识
下载品观APP,与化妆品产业一同进化!
广告

相关阅读


Copyright © 2019 品观科技版权所有 / 鄂ICP备17026809号-1 鄂公网安备4201060200331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