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扫码下载品观APP,
与化妆品产业一同进化!
搜索

负债7183万!知名美妆包材企业破产

趋势 石钰 高级记者 ·  2024-01-09
从盛极一时到“负债累累”。

又一家化妆品包材企业撑不住了。

日前,杭州市余杭区人民法院发布了一则企业破产公告(下称“公告”),于2024年1月2日裁定宣告一撕得包装科技(杭州)有限公司破产。

公开信息显示,一撕得包装科技(杭州)有限公司注册成立于2017年9月,隶属于北京一撕得物流科技有限公司,后者曾是国内领先的互联网包装平台,市场占有率和增长率曾持续处于行业领先地位,为花西子、完美日记、观夏等众多知名美妆品牌提供包装解决方案。

《化妆品观察》注意到,一撕得近年来负面新闻频繁爆发,不仅一撕得包装科技(杭州)有限公司被法院裁定宣告破产,其北京一撕得物流科技有限公司也深陷诉讼泥沼,目前已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从巅峰时期备受追捧到跌落谷底,这家知名包材企业的结局令人唏嘘。


债务缠身

包材龙头企业跌落

根据公告,2023年5月29日,浙江省杭州市余杭区人民法院根据曾文旗的申请,裁定受理一撕得包装科技(杭州)有限公司(下称“一撕得杭州公司”)破产清算一案,截至2023年11月30日,一撕得杭州公司负债总额约7183万元。

经调查,一撕得杭州公司负债总额已远远大于资产总额。因此,一撕得杭州公司管理人于2024年1月2日提请浙江省杭州市余杭区人民法院宣告一撕得杭州破产。

杭州市余杭区人民法院认为,一撕得杭州公司不能清偿到期债务,且资产不足以清偿全部债务,符合法定破产条件。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破产法》第二条第一款、第一百零七条之规定,于2024年1月2日裁定宣告一撕得杭州公司破产。

图片1(13).png

(截自全国企业破产重整案件信息网)

《化妆品观察》进一步了解到,一撕得杭州公司早于2023年5月便被列入破产审查,且其自2019年开始就陷入多起诉讼案件。据企查查显示,截至目前,一撕得杭州公司涉入司法案件高达199起,作为被告方,一撕得杭州公司涉案金额共计8804.04万元,其中大部分案件为买卖合同纠纷。

从起诉企业来看,多为印刷、包装、纸品等公司,其中包括深圳栢兴科技有限公司、上海庄立纸业有限公司、深圳市华茂印刷有限公司等。在多笔合同纠纷下,一撕得杭州公司已先后95次被列为被执行人。

图片1(12).png


(截自企查查)

而根据全国企业破产重整案件信息网公示,截至2023年12月22日,一撕得杭州公司尚欠27名职工工资/劳务报酬等合计105.42万元。

图片1(11).png

(截自全国企业破产重整案件信息网)

在一撕得杭州公司深陷债务泥沼的同时,其母公司北京一撕得物流科技有限公司处境同样恶劣。

据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及企查查信息显示,北京一撕得物流科技有限公司于2013年11月26日登记成立,现注册资本为4000万元,现股东为邢凯、戴晓杨、联创集团、山鹰资本等。截至目前,北京一撕得物流科技有限公司涉入175起司法案件,作为被告涉案金额近亿元,已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

另外,目前,邢凯、戴晓杨名下多家关联公司均被列入被执行人、限制高消费状态,由此或反映出,一撕得自上而下都陷入了困境,只不过杭州公司成为了第一个申请破产清算的公司。


服务欧莱雅/完美日记

曾1年卖出6亿

作为包材领域代表性企业,北京一撕得物流科技有限公司(下称“一撕得”),一度声名显赫。

公开资料显示,一撕得创始人邢凯,此前在橡果国际任高管;2012年初,他和合作伙伴戴晓杨,成立化妆品公司,同时开了家叫“悠刻”的淘宝店,主打产品卸妆油。

创业两年邢凯猛烧1000万,将“悠刻”天猫旗舰店做到化妆品类目中前三,并且店铺的三项评价——描述相符、服务态度和物流服务,均达到4.9分,被同行当成神店研究。

彼时,在悠刻所有好评中,有一半是关于产品包装——定制的拉链式开口纸箱。此后,越来越多淘宝电商向邢凯购买包装,这种现象让他察觉到了商机,生出了进军包装行业的想法。

2013年底,邢凯投身包装行业,成立一撕得公司。一撕得以互联网为工具,与50多家工厂合作生产纸箱,搭建互联网包装平台。在电商包装领域,一撕得不仅提供纸箱、彩盒、精品盒、缓冲包装等上百种品类产品服务,还为服装、美妆、母婴、 3C 数码、生鲜、茶酒等数十个行业提供专业化的包装解决方案。

图片1(10).png

(截自一撕得公司官网)


聚焦美妆行业,一撕得服务了欧莱雅旗下的科颜氏、羽西、赫莲娜、YSL,花西子、完美日记、girlcult、林清轩、福瑞达、观夏、PMPM、瑷尔博士等众多美妆品牌。如一撕得曾与花西子合作打造“牛年定制知音礼盒”,该礼盒以“牛转乾坤”为概念,运用京剧元素与江南纸雕工艺,彰显国潮文化。

图片1(9).png


(截自一撕得公司官网)

值得一提的是,伴随着一撕得的成立,一款不用胶带、一撕即开的“拉链纸箱”也横空出世。

根据媒体报道,一撕得最早靠拉链纸箱切入电商物流包装这个细分领域,其将包装的封口设计成拉链形状,只需三秒就可以轻松撕开,这种拉链纸箱解决了传统纸箱开箱体验差等问题,并迅速在行业里推广开来。

凭借“拉链纸箱”这一明星产品,一撕得创立初期即得到资本青睐。2015年6月,一撕得获天使轮融资;2017年7月,一撕得获得联创资本的A轮融资。

有媒体报道,2014年,一撕得年销售额500万元;2016年,该数字实现过亿;2017年双11期间,一撕得迎来销售高峰,客户订单过亿。在巅峰时期,一撕得仅拉链纸箱一款产品就1年卖出6亿元,并被央视《焦点访谈》、《新闻联播》报道。


化妆品包材今年或持续“承压”

从一撕得的发展来看,其经济危机早在2022年开始就已显现,而这并非行业个例。

作为化妆品产业链的重要一环,化妆品包材在行业整体低迷的现状下,近几年受挫程度明显。即便是头部包材企业,业绩也不容乐观。

例如,主营化妆品塑料包材容器研产销的锦盛新材,从其发布的2023年三季度业绩报告来看,前三季度营收1.8亿元,同比减少3.41%;前三季度亏损0.17亿元,同比亏损308.5%。报告中,锦盛新材将营收下滑归因为,销售结构发生变化,主要是海外市场需求疲软。

摄图网_402506760_高端时尚的肤护品套装放在蓝白撞色波浪纹装饰墙下(企业商用).jpg

另一家上市公司上海艾录在前三季度也同样出现了营收、利润双降的情况。财报显示,2023年前三季度,上海艾录的营收同比下跌了9.7%,这是其有公开数据以来的首次下跌;净利润同比下跌了38.1%,这是在2022年下跌26.6%的基础上持续下跌。

从资本市场对上述头部包材企业的业绩预测来看,对其2024年的表现均信心不足。而除了头部企业,大部分中小企业则面临更加惊险的生死局。

“包材现在很难做”、“新品都开得少了,需求降低”.....在《化妆品观察》调研中,多家包材商无奈地说到,归结原因,大多是“消费力下滑、品牌需求下降、库存积压过多、行业内卷”等。

“现在包材工厂的订单两极分化,由于行业产能过剩,有限的订单都集中到了有竞争力的厂商手里。”广州某包材企业相关人员表示,“生意好的工厂还是有的,尤其是那些有竞争优势的厂家。”

另一广州包材商也表示,本土化妆品塑料包装商面临着和纸质包材商相同的“大行业,小公司”的市场格局,多数企业受困于行业准入门槛低、竞争格局分散、企业整体产能过剩、议价能力低、营业能力不断下滑等因素。“化妆品包装行业正在经历新一轮的洗牌,2024年大部分企业可能依然不乐观。”


【版权提示】本文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品观网/品观APP立场。如需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对本站其他内容有授权需求,请联系meiti@pinguan.com。
崔亮一...   等1093人看过此文章

参与评论(0)

登录后参加评论
参与讨论前请先登录
发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品观网

石钰

高级记者

最新会议

全部会议

2024CiE美妆创新展

2024/03/27-29

杭州国际博览中心

广告
品观APP
  • 品观新闻
  • 品观找货
  • 品观知识
下载品观APP,与化妆品产业一同进化!
广告

相关阅读

Copyright © 2019 品观科技版权所有 / 鄂ICP备17026809号-1 鄂公网安备4201060200331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