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扫码下载品观APP,
与化妆品产业一同进化!
搜索

入淘首秀翻车,章小蕙难成李佳琦

电商零售 肖子木 记者 ·  2024-06-04
直播再无新顶流

开播2小时后,章小蕙最爱的狗头发膜被推到桌面正中间。

她并没有如以往那样娓娓道来,而是带着疑惑看向周围,问道:“我真的要讲(这个产品的)整个故事吗?”

直播助手回答说:“当然,大家最爱听你讲这些故事了”。

可惜,数据结果证明,并非如此。

5月26日,这位小红书首位直播破亿的顶级买手,开启了自己的淘宝首秀。从效果上看:直播场观刚破千万,章小蕙本人涨粉19.5万,单品销量最高为3000+。

这是一个并不值得发“战报”的成绩。

去年10月,章小蕙在小红书一炮而红,业界也掀起了“美妆圈能否再出第二个李佳琦”“直播将出现新黑马”的讨论。

近半年,章小蕙团队亦试图通过定制职场综艺、跨平台运营等方式扩大IP影响力,突破小红书天花板。

从此次直播来看,章小蕙离开小红书的第一场“远征”宣告失败。更重要的是,“直播超头”故事的第一章,也已经结束了。


入淘水土不服

“慢直播”魔法失灵


尽管在直播前一周,淘宝倾尽了大量资源进行宣发,但章小蕙在淘宝的首秀并没有吸引太多热度。

直播结束后,网上最先出现的是“割韭菜”“淘宝直播翻车”的负面声音。

消费者的第一个炮火,是产品价格太高、且机制一团乱。

微信截图_20240604105919.png

在选品上,章小蕙延续了之前的高客单价,284个单品链接中,售价超过1000元的商品有88件,占据1/3。其中最贵的是售价9888元的闪蝶LED面罩仪,显示售出51件。

而即便是更低的价格带里,有些单品也不算便宜,比如137元的洗发皂、177元的鲨鱼夹。这显然不是大部分淘宝消费者对直播间的预期。

此外,还存在产品先涨价再降价、部分单品比旗舰店还贵、红包机制“小气”等问题。

微信截图_20240604105928.png

比如狗头发膜号称价格399,但实际上是499的价格买完返100元红包,需要在直播间二次消费。有消费者直言:“玩不起就别玩”。

第二、选品不够独特,却要制造稀缺。

《晚点LatePost》曾报道过,在淘天内部取消预售机制的讨论中,一位淘天员工认为,在供给不稀缺的年代人为创造稀缺感,很难再赢得用户。

而反观此次入淘的章小蕙,正是犯了“人为制造稀缺感”的错误。

在淘宝宣布618取消预售机制的大背景下,章小蕙直播间确却大搞“定金红包”,而预售的不过是大众所熟知的大牌流通品,如卡诗发膜、理肤泉面膜、兰蔻菁纯面霜和海蓝之谜精萃水。

既然哪里都能买,为什么要去章小蕙直播间呢?不少消费者表示“抢的定金红包根本用不出去。”

第三、进入淘宝后水土不服,“慢直播”魔法失灵。

在专业人士看来,此次淘宝首播,首先场景构建就很不专业。相比起小红书里精致的、欧式风格的背景,一个只写了价格机制的背景板显得十分平淡,撑不起章小蕙想营造的old money风。

微信截图_20240604105938.png

同时,团队在运营节奏的把控上也十分生疏。

或许是为了适配淘宝消费者的习惯,章小蕙讲述产品时,助手在场外不断通过反问的形式打断她的节奏,试图让她把卖点说的更加直接。

同时,因为618活动机制较多,助手会花大量时间去解释如何“领券、凑单”,以及每15分钟一轮的红包雨,让直播间的商业化氛围很重。


逃离小红书

章小蕙也难成李佳琦


2023年10月,章小蕙以“单场销售额破亿”的成绩,奠定了自己在小红书带货一姐的地位。

但高端化、小圈层的风格,决定了小红直播的天花板不会很高。事实也是如此:接连两场销售额破亿以后,章小蕙在小红书的增长已经到达瓶颈期。

2023年小红书日活首次冲破1亿,之后该数据再未有重大变化。而据卡思数据统计,小红书博主涨粉的速度近一年来显著变慢。2022年,小红书每月涨粉榜TOP20的平均涨粉数在30w左右,到了2023年后,榜单上涨粉数在10-20w区间的博主成了主流。

同时,小红书电商的商业化方式,也决定了难有直播间取得爆发性增长的机会。

买手电商十分依赖主播的个人品味,这决定了章小蕙的选品战线较长、品类受限,无法与李佳琦一样保持快节奏、高强度带货。618活动开启以来,章小蕙只直播了两场,而李佳琦团队则保持了每天近10小时的直播。

在互联网整体存量竞争的环境下,多平台布局也是大多数MCN机构和头部直播间的选择。比如交个朋友、东方甄选。但即便出走小红书,章小蕙也难以成为下一个李佳琦。

业内人士认为,从打造“人设型”主播来看,淘宝并非一个好选择。淘宝优势在于货盘强,但内容属性较弱,消费者来这里很纯粹就是为了买。

在小红书,章小蕙是高端、品味和故事感的结合体,而淘宝,能沉下心来听故事、包容她并不标准的普通话的消费者,显然少得多。

内容和人设可以为铺上一层华丽外衣,营造一时的新鲜感,但回到零售渠道的本质,消费者最关心的元素是价格、质量、物流这些核心要素。

“品味”值得被购买多少次?或许是章小蕙团队当下需要思考的问题。


直播江湖静悄悄

 618再无顶流


直播电商曾经为行业带来了新增量,它重构了人、货、场的框架,为消费者带来全新的购物体验,但发展到第9年,它必须直面的是与所有零售渠道的竞争。

在章小蕙之外,市面上剩下的头部主播日子也并不好过。

在美ONE 618媒体发布会上,李佳琦坦言:今年是最难618,未来可能会用AI等技术手段去孵化新的主播IP。

疯狂小杨哥开启了身份转型,搞短剧、开电音节、当企业家。5月27日,疯狂小杨哥两兄弟来到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参与527电商直播嘉年华,但直播的销售额只有3000万。

董宇辉5月28日带队现身深圳南山带货,卖出了1.2亿的好成绩,但大多是高客单价的手机、无人机、投影仪等高科技产品。

微信截图_20240604105948.png

而回望2021年双11,预售首日,李佳琦和薇娅销售额分别达到了106.53亿元和82.52亿元。

经历了野蛮生长、全网爆火、整顿后的冷静期和步入成熟期这几个阶段后,行业内各方参与者都在“自我革命”。

品牌试图摆脱超头控制,不再把大促+主播作为GMV主战场。用户的购物习惯和品牌忠诚度也在发生变化,头部主播退居幕后、培养更多的主播来到台前也成为了常规操作......

2017年,李佳琦在淘宝直播,正值淘宝内容化的红利期;2020年,罗永浩在抖音直播,处于抖音直播电商爆发前夜;2023年,小红书加速商业化生态,让章小蕙摘到了第一波果实。

可以看到的是,在这场昼夜不息的取代者的游戏中,所有的双赢都需要时代造就。但命运的馈赠终究有限,欢呼过后,回归本质的平静,才是商业常态。


【版权提示】本文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品观网/品观APP立场。如需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对本站其他内容有授权需求,请联系meiti@pinguan.com。
...   等5933人看过此文章

参与评论(0)

登录后参加评论
参与讨论前请先登录
发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品观网

肖子木

记者

最新会议

全部会议

2024(第十七届)中国化妆品大会

2024/07/30-31

上海虹桥绿地铂瑞酒店

广告
品观APP
  • 品观新闻
  • 品观找货
  • 品观知识
下载品观APP,与化妆品产业一同进化!
广告

相关阅读

Copyright © 2019 品观科技版权所有 / 鄂ICP备17026809号-1 鄂公网安备4201060200331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