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扫码下载品观APP,
与化妆品产业一同进化!
搜索

大麻化妆品还没炒热,乱象已浮出水面

趋势 陶文刚 资深记者 ·  2020-08-03
大麻类化妆品在终端市场还难言火热。

02-.webp.jpg

大麻化妆品市场,入局者越来越多了。

在前不久的上海CBE和2020大虹桥美博会上,大麻护肤品成为不少OEM/ODM企业和品牌的重点展示产品之一,且从常见的面膜、精华、面霜,到肥皂、冻干粉、洗发水、喷雾,涉及品类堪称齐全。

“日化行业的变化太快了,往往不经意就错过许多风口。工业大麻近两年备受市场关注,因此我们去年就开始涉足,并与国内有机大麻合法种植基地展开合作。”展会上,首次展出大麻叶系列护肤品的某老牌广东OEM/ODM企业相关负责人如是说。

不过,品观APP了解到,与越来越多入局者相伴随的是,大麻类化妆品在终端市场还难言火热,且市场上价格混乱、宣传不规范等一系列问题已然浮出水面。

抢食者众

大麻护肤品的产品备案数量,正呈快速增长之势。

在国家药品监督管理总局(以下简称“国家药监局”)官网“国产非特殊用途化妆品备案”系统,以“大麻”为关键词对产品名称进行搜索,截至2020年8月1日,相关产品备案数量有1300多条。其中,有880余条来自今年,是2019年全年备案数量的2倍。

01-.webp.jpg

这些大麻化妆品的代工或生产企业,不乏诺斯贝尔、广州栋方、科丝美诗、上美集团和美康粉黛等在行业有较大影响力的企业。

而且,大麻正在向全品类渗透。

高露洁母公司于今年收购的口腔护理品牌“Hello Products”,2019年10月便推出了大麻籽油制成的牙膏和漱口水等口腔护理产品。今年7月初,云南绿新生物药业有限公司旗下专业大麻化妆品品牌麻歆,推出了首款大麻类牙膏,目前,该品牌天猫旗舰店在售产品共有6款,都是大麻相关产品。

多方加持下,资本也开始入局。

今年6月,诺德溯源(广州)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完成来自弘毅投资和真格基金的数千万元A轮融资,该公司是主打山茶花和大麻叶护肤品的溪木源品牌母公司,而真格基金,则是完美日记的投资方。

销售不振,退出者多

然而,从渠道和终端市场来看,大麻化妆品市场的热度还未炒起来。

“在化妆品店,除了一些知名品牌的面膜产品,很少听说有同行销售大麻护肤品。可能大家对这个新事物比较谨慎,还处于观望状态。”在大虹桥美博会上,有逛展的线下渠道代理商便对大麻护肤品持谨慎态度。

在电商渠道,大麻护肤品的整体销售情况,也难言乐观。

以国家药监局备案产品中出现频次较高的“大麻叶”为关键词在天猫搜索,约有100款相关化妆品在售,面膜、精华液、眼膜、洗手液、面霜、洁面乳、洗发水和气垫等品类应有尽有。但这些产品,大部分月销量在100笔以下。

03-.webp.jpg

“大麻护肤品最近2年才开始兴起,市场教育还需时日。而且,目前主流化妆品牌入局者占比相对较少,市场参与者还难以形成规模效应,加之国家层面对娱乐大麻的严格管控,让终端消费者对可用于化妆品且安全可靠的工业大麻有着不小的认知距离。”有行业人士分析。

国家药监局备案系统信息显示,2019年备案的大麻类化妆品有400多款,其中至少有70多款产品备案已注销,占比近18%。7月24日,华仁药业也发布公告,将终止工业大麻温室大棚种植基地项目并注销云南汉华工业大麻种植有限公司。

不只华仁药业,今年以来,美晨生态、尔康制药、莱茵生物等上市公司的工业大麻项目,均已或终止或进展不顺。其中,2020年7月9日,莱茵生物在回复年报的问询函时提到,“受全球新冠疫情影响,工业大麻市场开拓方面受到严重影响。”

违规宣传等乱象频出

在大麻护肤品领域,CBD(大麻二酚,大麻叶提取物之一)广受企业追捧。如前文所述某广东OEM/ODM企业,其大麻护肤品即以CBD为核心卖点,每一款产品名称均以CBD开头。

不过,品观APP了解到,这样的产品命名和宣传,事实上涉嫌违规。

据了解,CBD目前还没有被列入我国《已使用化妆品原料名称目录(2015版)》(以下简称“原料目录”),目前国内化妆品行业所说的“大麻化妆品”,使用的大麻类原料只能是大麻仁果、大麻籽油、大麻叶提取物这三种。

04-.webp.jpg

广州尊伊化妆品有限公司大麻化妆品科研团队学术带头人总工程师陈来成表示,CBD不在原料目录里,在各种大麻类化妆品的产品成分中,如果宣传添加了CBD,肯定不合法规,除非品牌方走流程去申请新原料备案,获批后才能使用。

不过,行业出现了将CBD这样的关键词,印刷在产品名称和外包装上进行宣传的现象。在电商平台上,CBD更是多款大麻护肤品在其宝贝标题和详情描述页出现的高频词汇。

陈来成指出,许多品牌宣传的CBD,在众多天然大麻素成分(大麻叶提取物)中,其实相对廉价。事实上,为了追求所谓更高纯度的CBD,不少活性更强且价格更昂贵的大麻素成分被“抛弃”了。

而且,CBD虽是大麻叶提取物中的主成分,但不代表大麻叶提取物被使用到化妆品中,就能称其为CBD化妆品。也就是说,不少企业宣称的CBD化妆品,事实上不符合“规定”。

而在药监局备案系统中,有20多款名称及外包装中含有CBD字样的化妆品已通过备案。在部分业内人士看来,这一方面是因为,目前国家在大麻原料的运用层面尚没有相关细则规定,因此关于CBD的使用,仍然处于模糊地带;另一方面,在备案监管上,目前我国存在标准不统一等诸多乱象(详见《亮肤/完美/神仙都是禁用词?备案“双标”成企业的一座大山》)。

05-.webp.jpg

“严格意义上,这些备案成功的都有审核人员不专业之嫌。常规情况下,产品名含有字母的备案成功率极低。”有匿名人士表示。

回看2019年初,大麻还是A股最火的概念之一,一众上市公司纷纷布局。而时至今日,仍难言有进一步的发展。法律法规上的不健全、消费者的认知障碍以及部分企业制造噱头透支信任等问题,或将成为大麻类产品发展路上的绊脚石。

王奎覃开专张章薛寒李萌马力行李钱凤薛培灵马任钟郑书安...   等1837人看过此文章

参与评论(1)

登录后参加评论
参与讨论前请先登录
发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相关阅读

Copyright © 2019 品观科技版权所有 / 鄂ICP备17026809号 鄂公网安备4201060200331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