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扫码下载品观APP,
与化妆品产业一同进化!
搜索

百万罚单!“毒面霜”幕后企业栽了

趋势 蔡杏 记者 ·  2024-01-09
冰山一角。

曾引发舆论动荡的儿童“毒面霜”事件,近日迎来了最终结果。

1月2日,据广州市白云区市监局发布的行政处罚信息,广州中浩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简称“中浩生物”)因使用禁用原料“他克莫司”生产红色蜗牛婴初霜以及杏庄园臻护霜(儿童型)、筱娃娃婴亲霜等产品,被罚没共计110.05万元。

640 (29).png

一位不愿具名的监管人员提醒,“红色蜗牛婴初霜”事件只是冰山一角,监管部门从国家到地方,均在多渠道多方向开展化妆品风险监测工作,查找化妆品非法添加问题、潜在风险,“化妆品生产企业应依法依规规范生产,做好过程记录,不要抱有任何侥幸心理”。


儿童化妆品添加抗生素

罚款超百万

先简单回顾一下儿童“毒面霜”事件:

2023年7月3日,“老爸评测”在微信、微博、抖音等多个社交平台发布文章、视频,曝光中浩生物备案生产的“红色蜗牛婴初霜非法添加他克莫司”,引发广泛关注。

针对“老爸评测”的质疑,中浩生物当日发布《关于红色蜗牛产品的郑重声明》,直指老爸测评“无中生有,捏造事实,不知道所检测的产品来自哪里”,坚决否认违禁添加。

公开资料显示,“他克莫司”是一种治疗中度或重度皮炎的抗生素,人体长期接触含抗生素的护肤品,易引起接触性皮炎、抗生素过敏等症状,易产生耐药性,药物残留还可能导致过敏反应等。中国《化妆品安全技术规范》(2015年版)中明确规定,抗生素类药物不得作为生产原料及组分添加到化妆品中。

彼时,国家还未出台“他克莫司”在化妆品中的检验方法。关键时刻,国家药监局官网于7月6日发布“关于《化妆品中他克莫司和吡美莫司的测定》的化妆品补充检验方法”的公告。也就是说,在“毒面霜”事件曝光之后短短48小时,监管层就完成了“检验方法”的起草制定、对稿、审稿、审批、发布工作。有业内人士分析,监管层如此快速响应补充法规漏洞前所未有,说明了对儿童化妆品违禁添加的重视。 

紧接着,国家药监局在全国部署该产品核查工作,广东省药监局责令中浩生物暂停生产经营,召回上述产品,并立案调查。

如今,随着广州市白云区市监局一锤定音,中浩生物违禁添加一案板上钉钉:

据行政处罚书披露,中浩生物未按照化妆品生产质量管理规范的要求组织生产化妆品“红色蜗牛婴初霜”,违法所得为5万元,货值为72801.78元;其生产的“杏庄园臻护霜(儿童型)”和“筱娃娃婴亲霜”也被检出禁用原料“他克莫司”,违法所得为15500元,货值为25577.7元。

640 (28).png

广州市白云区市监局认为,中浩生物使用禁用原料生产婴幼儿化妆品,符合《广东省药品监督管理局规范行政自由裁量权适用规则》第十二条规定,给予从重处罚。由于该行为违反了《化妆品监督管理条例》第六条和第三十条,被没收违法所得15500元,罚款655000元。

与此同时,中浩生物还存在未建立并执行化妆品生产记录制度、未执行进货查验记录制度、未按照化妆品生产质量管理规范的要求组织生产等违法行为。

综上所述,广州市白云区市监局最终作出如下处罚:责令立即改正上述违法行为,并处一、警告;二、没收红色蜗牛婴初霜1盒;三、没收违法所得65500元;四、罚款1035000元。


行业“惯犯”

旗下218款产品均被“注销”

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中浩生物成立于2017年3月16日,注册资本100万元,经营范围包括化妆品批发、化妆品零售,Ⅰ类医疗器械、Ⅱ类医疗器械以及消毒剂的生产销售,法定代表人为方波。

早在2023年8月25日,中浩生物就曾爆雷——因未经许可擅自迁址生产“嘟卡婴儿润肤乳”“红色蜗牛婴儿润肤乳”,被视为未经许可从事化妆品生产活动,违反了《化妆品监督管理条例》第二十七条第一款的规定,被广州白云区市监局处以罚款11万元。

另经查询,此次爆雷的“红色蜗牛婴初霜”,曾由广州恒澜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下称“恒澜生物”)备案生产。2022年10月,恒澜生物因生产的“婴贝萱婴肤霜”和“婴康益生元身体乳”,被检出化妆品禁用物质“氯倍他索丙酸酯”、“卤倍他索丙酸酯”和“赛庚啶”,被吊销《化妆品生产许可证》且被禁业10年,公司法人吴显斌以及生产负责人莫增庆,均被处以终身禁业。恒澜生物旗下包括儿童化妆品、面膜、眼霜等172款产品,也先后被“注销”。

这是新规出台后化妆品行业第一个生产负责人被禁业的案例,但顶格处罚下,仍上演了“新瓶装旧酒”的操作。抖音博主@老爸评测-老白就一言指出,莫增庆曾是中浩生物的法定代表人,被禁业后换成其他法人,由中浩生物继续生产销售恒澜生物所取消备案的产品,包括“红色蜗牛婴初霜”。

如今,中浩生物的“马甲”被彻底揭开。《化妆品观察》搜索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官网发现,上述“红色蜗牛婴初霜”已于去年7月13日被“注销”,值得注意的是,中浩生物旗下多款婴童护理产品备案也在同日被“注销”,涉及“杏修璞护保湿润肤面霜”“杏修璞护霜(婴儿型)”“筱娃娃婴亲霜”“嘟卡珍肤霜”等46款产品。

640 (27).png

截自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官网


“冰山一角”

2024年监管层重锤“激素宝宝霜”


事实上,从“大头娃娃”到“毒面霜”,儿童化妆品违规添加激素、抗生素,一直是行业顽疾。


《儿童化妆品监督管理规定》第十二条已明确指出,化妆品注册人、备案人、受托生产企业应当严格执行物料进货查验记录制度,企业经评估认为必要时开展相关项目的检验,避免通过原料、直接接触化妆品的包装材料带入激素、抗感染类药物等禁用原料或者可能危害人体健康的物质。


640 (26).png

截自《儿童化妆品监督管理规定》


他克莫司等违禁原料到底是不小心带入还是人为添加?某业内资深人士指出,大多是人为添加,就看是原料商的行为还是工厂的行为,“不管源头在哪,牵连的都是大批化妆品”。


而“起效快”或是企业铤而走险违禁添加激素、抗生素的主要原因。某儿童品牌法规负责人直言,婴幼儿容易出现湿疹、尿布疹等问题,护理比较困难,而激素、抗生素成本较低、效果显著,因而被一些企业违法添加到儿童化妆品中。


正如其所言,在小红书等社交平台上,“红色蜗牛婴初霜”就因“应对宝宝湿疹效果立竿见影”而被不少家长所推崇。


为根治化妆品产业发展病灶,肃清化妆品市场环境,监管层已重拳出击。


日前,有“母婴第一股”之称的金发拉比妇婴童用品股份有限公司,就因生产的贝比拉比蛋黄油被检出含有黄体酮,被处以260万罚款。《化妆品安全技术规范(2015年版)》明确指出,黄体酮在内的7种组分均为性激素,禁止添加在化妆品中。


另据《化妆品观察》不完全统计,自新规实施以来,涉及儿童化妆品的顶格处罚有4起,其中3起案例都涉及违禁添加,涉案公司均被吊证、10年禁业,而公司法人都被处以终身禁业。


640 (25).png


化妆品违禁词网创始人李锦聪表示,生产企业要高度重视“原料安全”问题,杜绝违禁添加,尤其是儿童化妆品,一个原料安全问题可能给企业带来“灭顶之灾”,导致旗下所有品牌和产品“全军覆没”,“原料安全注定了产品安全,化妆品的安全是监管的底线”。


上述不愿具名的监管人员则透露,2024化妆品监管趋势可以概括为“主动筛查,冒头就打”,即聚焦祛斑美白、祛痘、儿童类、染发类化妆品等为重点产品,以儿童类/染发类生产企业、委托生产企业、城乡结合部经营企业、网络销售平台等为重点关注对象。


据悉,目前,国家及各省的风险监测已覆盖化妆品全品类、全平台(抖音、快手、淘宝、京东、唯品会等)、线上线下同步开展,“来自投诉举报平台、全国化妆品不良反应监测系统、舆情监测来源信息越来越被监管部门重视,且监管部门突发应对越来越迅速,24小时内就能出初步结果”。


此言非虚,就在今日(1月8日),国家药监局发布“关于6批次化妆品检出禁用原料的通告(2024年第2号)”,其中就有3批次为儿童化妆品违禁添加,包括广州恒澜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生产的“百萃宁婴儿保湿修护霜(批号HLFC2601)”, 江苏娇颜芭比化妆品有限公司生产的“爱无可及婴儿草本益肤霜(批号221004-1B)”,以及上海贞贤化妆品有限公司生产的“诺必行婴宝护肤霜(批号Z3A0701)”。


640 (24).png


毋庸置疑,监管趋严,儿童化妆品的质量安全更是重中之重,非法添加禁用物质更是不可触碰的红线,新的一年,注册人、备案人作为化妆品产品质量的第一负责人,应当好把关人,严控产品质量安全。



【版权提示】本文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品观网/品观APP立场。如需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对本站其他内容有授权需求,请联系meiti@pinguan.com。
...   等1319人看过此文章

参与评论(0)

登录后参加评论
参与讨论前请先登录
发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品观网

蔡杏

记者

最新会议

全部会议

2024CiE美妆创新展

2024/03/27-29

杭州国际博览中心

广告
品观APP
  • 品观新闻
  • 品观找货
  • 品观知识
下载品观APP,与化妆品产业一同进化!
广告

相关阅读

Copyright © 2019 品观科技版权所有 / 鄂ICP备17026809号-1 鄂公网安备4201060200331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