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扫码下载品观APP,
与化妆品产业一同进化!
搜索

“全红婵”被抢注成日化商标,国家:最高罚500万!

趋势 李静怡 记者 ·  2021-08-19
屡禁不止。

昨日(8月18日),针对近期发生的杨倩、陈梦、全红婵等奥运健儿姓名被申请注册商标事宜,中国奥林匹克委员会发布声明:如未获得运动员本人或未成年运动员监护人授权,不得以奥运健儿姓名恶意抢注商标或其他侵犯运动员姓名权等合法权益的行为;有上述行为的,应及时撤回和停止实施商标注册申请。

微信图片_20210819103039.png

据统计,7月23日东京奥运会开幕至今,仅全红婵、杨倩、陈梦三个名字,已被申请注册25个商标。其中,被申请为3类日化商标的有4例。

4天,数十个“红婵”相关商标被抢注

2021年东京奥运会期间,杨倩、陈梦、全红婵分别在10米气步枪、女子乒乓球、跳水项目上斩获冠军,为国争光。

随着这些奥运健儿的名字变得家喻户晓,一些商家便以其名字抢注商标进行商业活动。

国家知识产权局商标局官网(以下简称“中国商标网”)显示,2021年8月5日至8月10日之间,共有17条以“全红婵”为商标名称的注册申请,其中有4条申请为3类日化用品类。

微信图片_20210819103043.png

深圳市连州电气科技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连州电气”)在8月5日全红婵夺冠当天率先出手,成为第一个申请注册“全红婵”这一商标的企业。

企查查显示,连州电气成立于2014年,虽然其经营范围与日化行业并无太大关联,但当日其提交了5个以“红婵”为商标名称的注册申请,涉及科学仪器、日化用品等。

深圳市奔骏投资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深圳奔骏”)也于8月6日申请注册“全红婵”这一商标。企查查显示,8月6日—9日,深圳奔骏以“全红婵”、“金红婵”、“红婵 HCH”为商标名,共提交了46则注册信息,涵盖日化用品、医药等,其中申请为日化用品类的商标有3个。

微信图片_20210819103046.jpg

此外,潘某伟个人也于8月6日两次将“全红婵”申请注册为日化用品类商标。

目前,这些商标状态均为“注册申请中”。根据中国奥林匹克委员会发布的声明,这些主体及个人应及时撤回和停止实施商标注册申请,否则“运动员及未成年运动员监护人有依法追究相关侵权行为人法律责任的权利。”

中国政法大学知识产权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李俊慧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保护奥运冠军姓名不被注册商标,起止时间不应该从获得冠军之日起,而应该从确定成为奥运参赛队员之日起。

他公开表示:“有关公司和个人将全红婵等奥运冠军姓名抢注为商标的做法,涉嫌损害他人合法权益,甚至可能会使公众产生认知混淆,可能会因损害他人在先权利或产生不良影响等,应不予核准注册”。

名人、热词难逃“被抢注”的命运

实际上,抢注名人姓名商标早已不是新鲜事。

2016年里约奥运会上,因率真可爱而为人所熟知的“洪荒少女”傅园慧的姓名也难逃被“抢注”的命运。

中国商标网显示,仅在里约奥运会期间,就有11条以“傅园慧”为商标名称的注册申请,涵盖服装鞋帽、教育娱乐、运输工具等多个行业。

微信图片_20210819103051.jpg

歌手毛不易姓名也曾被抢注44个商标,某酒店管理公司还以“毛不易掉”申请了3类日化用品商标。

为保护艺人合法权益,毛不易工作室“巨星不易工作室”发布声明,称“经与法务严密核实,在公司各方的努力维护下,除官方注册成功的商标外,其他所有个人或者单位注册的商标目前都已经无效或者正在异议中”,其所属经纪公司也自主注册“毛不易”这一商标共计19项。

而范冰冰、肖战、王一博等明星们名字,也均被多个主体及个人申请。

除了名人姓名,一些网络热词也成为商家抢注商标的对象。从几年前的“蓝瘦香菇”到今年大火的“yyds”,无一不是中国商标网上的热词。如今,中国商标网上已有98条与“yyds”相关的商标注册,其中不乏3类日化用品。

3年被驳回15万件

实际上,像连州电气、深圳奔骏等企业,在短期内抢注大量商标,且涉及与自身经营无关的多个行业的行为,属于“恶意商标注册申请”。

在爱开(上海)贸易有限公司总经理周长磊看来,恶意抢注商标这种行为难成气候,而其之所以仍然存在,或许是因为“一部分人在做商标转卖的生意”。

此前就有媒体报道:“抢注商标很早前就是一门成熟的生意。从商标申请注册到变现,中间有一条完整的产业链条。甚至因此还催生出一批‘职业抢注人’。”

据了解,按照国家商标局收费标准,300元便可注册到一个类别的商标,有效期为十年,到期后可续约。

与商标注册的低门槛相对应的,是商标转让带来的高收益。在某网站上,有3类商标标价8万元。若以其300元的成本计算,一旦该商标转让成功,收益即达266倍。

这种“低投入高回报”的方式,或许正是恶意抢注商标存在的根源。

面对这种“恶意商标注册申请”,美妆品牌也在尽力规避。其中,抢先注册所有相关商标,成为了不少品牌常用的方法。

除此之外,一些成熟的品牌也会设立知识产权部门,及时规避存在风险的商标。因此,在周长磊看来,恶意抢注商标“一般来说影响不大”。

值得一提的是,国家对于这类行为一直在严打。

2019年,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了关于修改《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的决定,其中明确规定:“不以使用为目的的恶意商标注册申请,应当予以驳回”。且恶意侵犯商标专用权的侵权赔偿数额提升至一倍以上五倍以下,并将商标侵权法定赔偿数额上限从300万元提高到500万元。这一规定已于2019年11月起施行。

2021年3月,国家知识产权局印发了《打击商标恶意抢注行为专项行动方案》,决定自2021年3月起,集中开展打击商标恶意抢注行为专项行动,重点打击包括恶意抢注具有较高知名度的公众人物姓名、知名作品或者角色名称的;恶意抢注他人具有较高知名度或者较强显著性的商标或者其他商业标志,损害他人在先权益的等十种行为。

同年4月25日,国家知识产权局副局长何志敏在新闻发布会上曾透露,2018年至2020年,国家知识产权局累计驳回的恶意抢注和囤积商标注册申请就超过了15万件。

【版权提示】未经授权许可,任何人不得转载、复制、重制或通过其他方式使用本网站内容。如需授权,请发送需求至meiti@pinguan.com。
李梦尚德美李飞张安逸刘桂萍蔡瀚绅...   等1587人看过此文章

参与评论(0)

登录后参加评论
参与讨论前请先登录
发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最新会议

全部会议

品观找货巡展·西南站

2021/10/18-18

成都市新都区蓉都大道南一段71号

广告
品观APP
  • 品观新闻
  • 品观找货
  • 品观知识
下载品观APP,与化妆品产业一同进化!

相关阅读

Copyright © 2019 品观科技版权所有 / 鄂ICP备17026809号-1 鄂公网安备42010602003314号